首頁玄幻山野閑云章節

第226章 簡直喪心病狂!(五更)

推薦閱讀:凌天戰尊圣墟全職法師遮天武破九荒神藏大主宰鄉村小神醫超級女婿我真不想花錢啊

大巫炎元的家里,云不留大巫和首領挑幾個一起參與‘會議’。

他們很自然地選擇那些嘴巴比較嚴實的,然后大家圍在一塊,準備聽聽云不留所謂的麻煩事是什么。

在他們看來,這種麻煩事,無非就是去哪里解決一些巨獸罷了。

但是看到云不留收斂了笑容,一臉嚴峻的神色,他們也不由正色起來,不再一副笑嘻嘻的模樣。

云不留掃了眾人一眼,說道:“在我訴說緣由之前,我想問大家一個問題,你們研究了這么多上古遺跡和古籍,可有想過,上古文明是如何被毀滅的嗎?不用講什么證據,猜測也可以。”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由有些愕然,這事怎么牽扯到上古文明里面去了?難道是去探索什么遺跡?

大巫點頭道:“各種猜測,我們確實有想過,這種整個文明遭到毀滅這種事,無非就是天災或者**,可兩者都仿佛不太可能。天災的話,如果真是可以毀滅一個文明的天災,那么那些遺跡和古籍肯定也會跟著一塊毀滅,而不會保存到如今,即便是殘缺的。”

首領也點頭道:“如果是**,可什么有這么大能力?即便是可以飛天遁地……我實在無法想象,是什么樣的人,可以毀滅一個世界的文明,以及屠戮那么多人類,這簡直,簡直……”

首領炎陽一時之間不知道找什么詞來形容比較好。

“簡直喪心病狂!”

首領也不太懂這個詞的意思,但還是跟著點頭,反正他覺得云不留要比他懂得更多,沒什么好丟人的。

當大家暢所欲言說了一通之后,紛紛看向云不留。

云不留吧嘖了下雙唇,說道:“其實我這次過來,說是有事請各位幫忙,但其實也是想聽聽大家的意見。其實我的妻子,并非這個天地間某個部落的女人,她來自于其他天地。她告訴我,她之所以能夠來到這個世界,是靠一個名叫傳送法陣的東西。”

云不留隨手在墻壁上,用木炭畫了個草圖,“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見過這種建筑?這就是我妻子能夠來到這個世界所借助的工具。”

在安然還活著的時候,云不留曾問過她傳送法陣的事情,安然順便給他介紹了傳送法陣大概的樣子。

一個圓形的圖案,旁邊幾個彎曲的柱子,形成一個半圓,圓內和柱子上,全都是陣法符文。

當然,在這些原始人看來,就是一些神秘的圖案。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由露出或疑惑,或果然如我所料般的神色。然后繼續坐在那里準備聽故事。

看到沒有捧哏的,云不留只好繼續說道:“她告訴我,我們所生活的這片天地,在他們那邊的天地,人們稱之為破滅之地。所謂的破滅之地,就是兩個超級大勢力出現了矛盾,然后發生交戰,最終一方戰敗,戰敗的那方,文明被毀滅,資源被掠奪……”

“而很不幸的是,我們所生活的這片天地,正是一個被某個超級大勢力所毀滅,然后被其占領的孕靈之地。”云不留邊說邊掃了眾人一眼,發現他們的神色都有些冷峻,便繼續放了個炸彈,“而更加不幸的是,在座的眾位,包括我,都是他們豢養的戰兵,奴仆……”

云不留將孕靈地的悲慘結局和大家說了一遍,眾人不由沉默。

良久,才有人說:“你怎么證明你說是對的?”

不過首領元陽已經揮手阻止了他,看向云不留,道:“先生要我們如何做?我相信先生所言,相信你們心里也有一定的猜測。”

大巫也點頭道:“確實,這事沒法證明,真要證明,那咱們便已經成為他人的奴仆了,到時就算證明了又有何用?”

頓了下,他又笑了起來,“或許我不用擔心,我都這么老了,指不定哪天雙腿一蹬,兩眼一閉,什么都不管了,在座的眾位有許多也不必擔心。但是,我們的后人呢?他們怎么辦?”

他說著,看向云不留,“這件事情不用商量,先生,你說怎么辦就怎么辦,我們全部落上下,無條件聽從你的命令。”

云不留從懷中掏出一張獸皮,在眾人面前攤開,“我的妻子給了我一張圖,上面有七個標注點,代表這個世界還有七個入口,其他天地的人可以通過這些入口進入我們這里……”

“先生,如果他們從天上下來怎么辦?天空那么大,我們不是一樣沒有辦法嗎?”有位年過半百的巫突然問道。

眾人一想,覺得這話有理,于是紛紛看向云不留。

云不留聞言撓起頭來,這個該怎么解釋?

想了想,他指向窗口,道:“看到外面的那片森林了嗎?據我妻子所言,我們頭頂的這片星空,無窮無盡,而我們生活的這片天地就像那些星星,你們能在那片森林中找到特定的某片樹葉嗎?”

那人嘀咕道:“或許慢慢尋找,運氣好的話,還是能找到的。”

云不留聞言,差點被氣樂,便道:“如果我們運氣實在糟糕到這種程度的話,那只能說明,我們命該如此,怨不得別人。但既然知道可以暫時阻止而不去做,那就不是運氣問題,而是我們的問題。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在事情還未確定之前,我們為何不拼一把?”

首領看了眼大巫,大巫微微點頭,于是首領炎陽便道:“先生說的在理,大巫之前也說了,我們全族上下,無條件聽從先生安排!”

云不留點頭道:“你們都來看看這張圖,對上面的標志有什么印象沒有?或者你們有沒有在某個遺跡中見過傳送法陣?”

大巫炎元看了看,指著其中某處說道:“這座帶著閃電的山,倒是有點像西面那處黑色的雷霆之山,難道那里也有一片遺跡?”

首領炎陽則指著其中一個圖案說道:“這座長得跟大獅子似的山峰,我們都見過,也去里面探索過。那片遺跡當中,確實有一座建筑和你之前描述的建筑差不多,離我們天炎部落大約有三千里左右的距離,臨近天角部落。其他的倒是都沒見過,不過想來其他部落的人有可能見過,我們可以去他們那里問問……”

云不留點頭道:“所以我才說,這件事情必須有你們天炎部落相助才行。一來是炎凰的腳程最快,二來也是首領你更有威信,其他部落的首領也只會相信你,而不會相信我。”

炎陽被云不留的這個小小馬屁拍的很舒服,搓著手,呵呵笑著說:“先生說笑了,我哪有什么威信啊!要是先生愿意,到他們部落走一趟,那些部落肯定會把先生當守護神一樣供起來。”

云不留笑道:“這么做,時間太長,未免夜長夢多,所以還得借助一下首領的威信,帶著炎凰去其他部落走一趟才行。”

炎陽點頭道:“這樣,我們去安排一下,明天就出發,一會先生來我家吃晚飯,我們給選擇洗洗塵……”

不等云不留反駁,炎陽大手一揮,便帶著人走了。

房間里,只剩下炎元和云不留,老人笑瞇瞇地看著他說,“有了婆娘之后,生活就不一樣了吧!”

瞧他那神態,簡直就是一副為老不尊的模樣。

云不留見此,不由失笑,末了神情又是一黯,輕嘆道:“確實是很不一樣,覺得整個人做什么都充滿了干勁,也有底氣了。”

看到云不留那副黯然的神情,炎元便問:“發生了什么事嗎?就因為這件事情?別擔心,就算你妻子所說的都是真的,可這么多年我們都安全過來了,也不差這點時間。如果事情真的不幸發生了,那就像你說的一樣,那是我們的命不夠好。”

云不留微微搖頭,嘆道:“不是因為這個,而是因為,她已經不在了。她是在他們那片天地受了重傷,逃到我們這片天地來的。如今舊傷復發,我也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看著她消失在我面前……”

大巫聞言,不由愣了愣,而后輕嘆起來,拍了拍他的手,“年輕人,別自苦!這是她的命。我們每個人的力量其實都很渺小,往往許多事情,我們都無能為力,只能無可奈何地隨波逐流。生老病死,這些事情看多了啊!也就漸漸習慣了。”

說著說著,他反倒自己淚目起來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傷心往事。

然后他又輕輕唱起了一首很樸實的歌曲,說是歌曲,其實就是一些發音有些怪的吟嘆。

歌曲并不傷感,反而有歡快。

老人是流著淚,嘴角卻掛著笑在吟唱的。

云不留輕輕走出房間,然后打開竹箱子,從里面拿出一筒果酒,找了兩個杯子,給老人倒了一杯,自己也倒了一杯。

等老人唱完之后,他才將酒遞給他,老人一聞就笑道:“好!沒想到居然是猴兒看小說到吞噬 tsxsw.com酒。”嘗了口后,他便疑惑起來,“好像更甜一些。”

“加了糖的,這次過來,我帶了些東西過來,這是我自己釀造的果子酒,其實和猴兒酒一樣。另外,我還帶了些我培育的稷谷和大豆回來……對了,部落里,可有人懂得運用神識?”

“神識?你是說可以用意念清晰地看到氣血之力,以及控制天地能量的這種人嗎?如果是這種的話,那倒是有不少呢!”

對此云不留倒是不意外,畢竟內視也要用到精神力的。

而能感應到氣血之力的人中,他們的精神力都會強大一些,這些人當中,肯定有一部分是可以做到真正的內視。

云不留現在也能感應到自己的氣血之力,只是他轉到了古法修行上去了,而沒有像他們一樣用氣血之力打熬筋骨。

他的源就能自行完成這個過程。

ps:這章三千多字,不是貴了,是字多了。另,求個推薦票!大家晚安!

相鄰小說:鉆石王牌之強棒駕到超神大掌教老婆的頭號黑粉憎惡與傳奇龍之王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精靈之短褲小子醫士無雙氪金成仙仙吟之尸仙逆轉之王
高手一期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