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網游峽谷正能量章節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世界名畫,冰與火之劍!(大章求月票求訂閱)

推薦閱讀:鄉村小神醫圣墟武破九荒凌天戰尊全職法師遮天超級女婿武動乾坤神藏極靈混沌決

像是大龍小龍這種資源,在爭奪前自然要保證視野,否則就是相當于在對方餐桌上再獻出自己。

二十分鐘一到,BMG也開始了屬于他們獨有的運營體系。

大屏幕的導播鏡頭下,只見虎神的卡爾瑪和XGML的瞎子找了個機會,兩人一波中野聯動游走下路。

雖然沒能抓到人,但卻利用小狗前期對線上打出的優勢。

拔掉了KG這邊的一血塔。

成功將優勢變現為經濟。

叮叮叮!

下一刻,BMG在小龍河道亮起了信號。

解說臺上,哇哇見狀忍不住道:

“這場的一血塔在我們比賽中拿的算是比較遲的了,不過BMG這個節奏很流暢啊,拿完一血塔立刻轉小龍。”

一旁的米樂雙手環抱在胸前,聞言卻是有些皺眉道,“BMG這樣打是不是有些急了,現在這個時候正是瑞雯的強勢期,BMG按道理來說應該暫避鋒芒,而不是主動挑釁開龍啊。”

“我也覺得有點奇怪。”

汪多多摸了摸鼻子,有些不解地說道,“峰子哥的瑞雯雖然在上路,但他手里是有傳送的,真打起來的話肯定分分鐘傳送下來。”

臺上的解說正說著,KG發現BMG剛拿了一塔就動小龍,迅速果斷匯聚了過來。

“峰鍋峰鍋,呼叫峰鍋!”

Clid開始搖人。

不上頭的時候,

李秀峰上路還是有信號的。

他聞言笑著說道,“別搖了,給眼我傳送。”

聽到李秀峰的話,KG眾人頓時精神一振,紛紛朝著小龍池位置靠攏了過去。

雙方很快就發現了彼此,互相警惕對峙了起來。

“這波...BMG應該不敢輕易開龍吧?”

“等等,他們開了!BMG把小龍打出來了。”

“不是吧,BMG真就敢當著KG的面打小龍?”

臺上的解說剛說到這。

小龍河道的一處眼位上忽然極速旋轉纏繞起了一團紫色的光芒。

傳送!

李秀峰傳送下來了!

然而令人錯愕的是,瑞雯的身影傳送剛一落地,將小龍拉出河道打到一半的BMG四人迅速后撤。

“嗯?BMG這是什么情況?”

“不打了?這個時候不是相當于讓KG接盤嗎?”

“我怎么感覺BMG這一手像是在騙峰子哥的傳送。”

“我也發現了,Rang的泰坦這波連傳送都沒交,說明他們從一開始就沒想著和KG這邊打。”

“可是這條土龍放給KG的話,KG這邊就兩土龍了啊。”

“鍋老師的盲僧還在,噢!盲僧這一腳!”

說時遲那時快。

KG接盤小龍眼看著快打完,XGML的盲僧就一腳踢了進去。

于是場下的眾人只看到一個快到模糊的身影在空中一個來回,被拉出河道撲騰的小龍身上懲戒光芒一閃!

“藍色方擊殺了元素巨龍!”

搶到了!

XGML搶到了這條土龍。

霎時間,場下的觀眾席BMG的粉絲紛紛激動歡呼了起來。

“666666”

“可以啊!鍋老師!”

“哇!這一腳帥的丫皮啊!”

“你就是龍的傳人?”

“鍋老師搶龍一直很厲害的。”

“......”

場下眾多BMG的粉絲正亢奮著。

倏然間,只見一根寒氣凜冽的魔法水晶箭從寒冰的弓弦上凝射而出,砰地一聲在了摸眼回拉的XGML身上。

霎時間,盲僧被寒冰定在了原地。

野蠻沖撞!

大地震顫!

下一刻,仲夏的牛頭人一個WQ二連頂了上來,頓時接上了控制bo。

“不好!鍋老師的盲僧被留住了!”解說臺上,汪多多有些緊張地驚呼了一聲。

“那BMG這波怎么說?要打嗎?”米樂語速極快地說道,“錘石那邊有燈籠是可以嘗試救一手的...”

“等等!BMG這邊直接后撤了!”哇哇忽然有些驚訝地說道。

大屏幕的比賽畫面中。

幾乎是在XGML被控住的剎那,BMG幾人就毫不遲疑地迅速后撤!

錘石那邊竟是連個燈籠都沒給。

這一下子,場下歡呼的BMG粉絲頓時一陣錯愕,他們腦海中隱隱間總覺得這一幕似乎有些似曾相似...

鯊魚平臺,賽事直播間里彈幕節奏很快帶了起來。

“真就賣了?”

“BMG就是這么對待搶龍功臣的?“

“鍋老師心里苦啊!”

“嗚嗚嗚,看到這一幕,我想起了S6被賣的峰子哥。”

“......”

“你快拉倒吧,峰子哥可沒搶過龍。”

“彈幕NC別BB了,BMG這波不賣等死?”

“就是,冰女那邊還有大招,錘石就算給燈籠能點得著嗎?”

“......”

直播間的彈幕上一陣爭吵。

主持解說臺上,哇哇見狀一愣之后笑著說道,“BMG這一手賣確實果斷,XGML心里肯定有點絕望的。”

“沒錯,主要KG這場比賽的陣容控制太多了。”米樂也忍不住笑了起來,“下路寒冰和牛頭都是純控制,再加上一個冰女,說實話剛剛Meng就算給燈籠也是無濟于事。”

汪多多扶了下鼻梁上的眼鏡,看著場上的陣容冷靜地分析道:“沒錯,KG這把的陣容我開局就說過了,教練之所以敢讓峰子哥拿瑞雯,就是要讓他當大哥輸出位的,

我們可以發現,除了打野蘭博這個點,KG其他的每個位置都是控制,甚至就連蘭博在一定程度上也只是輔助輸出。”

“嗯,這種強控陣容KG其實拿的不多。”哇哇跟著接口道,“不過這把既然拿出來了,相信XGML在搶龍前心里也做好了準備。”

“是的,一個人頭換一條龍,還讓對面最肥的瑞雯交出了傳送,這波其實BMG并不虧。”

米樂說到這里,忽然若有所思地看著比賽畫面。

“說到這個,我總感覺這波動龍BMG好像在設計什么,不然按照常理來說,他們是不會這樣打的。”

這時,屏幕正中擊殺提示刷出。

“KG-擊殺了BMG-XGML!”

盲仔的人頭被下路的AG寒冰收入囊中,有些蛋疼被騙下來的李秀峰也沒心思開大招K頭。

此時看著迅速退去的BMG一行人和補完一波線就消失在上路的泰坦,李秀峰心里卻是莫名有種“上當了”的感覺。

這一點不僅是李秀峰。KG這邊其他人也有同樣的感覺。

很快,他們就知道這種感覺從何而來了。

小龍團剛一打完,上路Rang的泰坦就來到了下路,Uz1的薇恩和Meng的錘石則來到了上路。

其實按道理來說,李秀峰瑞雯這種出裝秒的就是C位,小狗的薇恩主動換上來,未免有點羊入虎口的意味。

但其實不然,不提輔助錘石手中捏著的虛弱,和其本身的技能對于李秀峰這種戰士類突進英雄的限制。

BMG這波真正的目的還是在大龍。

他們的雙人路一到上路。

不僅是增強了河道視野的掌控力度,卻也是給KG這邊出了個難題。

因為KG這邊接下來如果不為所動,還是讓瑞雯繼續在上路的話。

那么一旦大龍打起來KG這邊就少了雙人路的支援,而對面下路的泰坦卻隨時可以傳送上去。

而即便KG選擇換路。

問題也隨之而來。

雙人路在上,陣容里裝備最好的大哥李秀峰在下路,身上卻因為剛剛那波沒打起來的小龍團沒了傳送。

那么上半部分一旦打起團來,李秀峰換到下面的瑞雯不能及時進場的話,某種程度上可以說雙人路不在更傷。

這就是BMG的運營,從剛剛那波小龍團開始,他們就在算計這一步了。

意識到這一點后,KG眾人臉色也都凝重了起來,沒有剛剛李秀峰的瑞雯拿到優勢后等著躺贏的那種輕松了。

因為所有人都知道薇恩在發育。

一旦讓對面下路那個小胖子的本命英雄起來。

那等到游戲到了中后期瑞雯開始疲軟起來的話,他們就真的難打的了。

李秀峰蹙眉細思了下,很快開口道,“這樣,小七你在下路單人發育下,仲夏你牛頭往上半野區靠一靠。”

這看上去似乎把輔助抽調了上來,但其實并不是什么破解之舉。

ADC為什么需要輔助?

就是因為大多是個脆皮,無論是生存還是輸出環境都需要輔助還幫忙創造。

仲夏的牛頭上來了,

上半野區是多了一份力量。

然而這一旦對方搞下路的話,這會兒下路一塔已經被推掉了。

一個沒有位移的寒冰在下路的生存能力,實在令人堪憂。

好在BMG暫時并沒有動下的想法。

小狗的薇恩是他們這場比賽的重中之重,在中路虎神拿出卡爾瑪的情況下,BMG是完全將寶押在了下路。

那么他們自然要保證小狗的發育,死一次都很傷。

現在雖然出于戰術需要不得不換線,可他們卻也得保證小狗的發育不能拉了胯了。

怎么保證?

大屏幕的導播鏡頭下,現場的眾人可以清楚地看到薇恩在上路不停收兵,輔助錘石偶爾和牛頭去爭奪一下大龍河道視野。

每當牛頭走的時候,上路就會有一個盲仔悄悄地在從塔后過來。

在靠墻草叢立定站好,等待輔助錘石過來換崗。

無論是錘石還是盲仔,幾乎每時每刻,BMG的上路那個瘋狂補刀發育的薇恩身旁總有一個人在站崗。

如果李秀峰是以前那個憨憨。

說不定錘石一出現自在河道,他就立刻閃現沖臉搞薇恩了。

可現在的他卻不是以前的他了。

在“峰哥一激靈”的警示下,李秀峰總覺得他這么一頭上去就回不來了。

戰士類英雄雖然同樣是切后排,但卻和突臉刺客不同。

要說像是劫或者男刀這種刺客。

一旦破甲裝備起來,即便是正面也能利用技能突臉。

只要技能不歪的太離譜。

點燃掛上,

硬換都能換掉脆皮。

可瑞雯這個女流氓雖然同樣擁有秒人能力,但卻太容易被對方的技能推開了。

無論是盲僧的大招還是薇恩的E技能擊退后大招接Q隱身,都可以輕松地避開李秀峰手中的鋒刃。

瑞雯這個英雄最重要的就是切入的時機,李秀峰這會兒傷害高沒錯。

但同樣也沒多肉。

真要被對面秀起來的話,他的血量也撐不了多久。

上一波他之所以能夠在野區瞬秒盲僧,讓對方什么技能都交不出來,那是埋伏了個出其不意再加上Clid的輔助傷害。

這波要是在對面眼前沖臉,還想讓對方什么技能都交不出的話,那不如直接把對方網線拔了比較實在一點...

可這么讓他發育下去也不是事,李秀峰很清楚自己的強勢期在什么時候。

眼看著此時薇恩那邊也兩件套了。

按照這種節奏再過個三四分鐘。

等到二十五分鐘的時候,薇恩身上三件套是肯定有的。

那到時候破敗羊刀火炮的薇恩,對于他們這邊的威脅就更大了,等到后期再整個血手什么的。

李秀峰再想也就更難了。

薇恩的傷害配合上大招Q技能隱身,秀他一個脆皮瑞雯卻是十分簡單的事情。

“不行,不能等了。”

李秀峰有些控不住自己的手了。

叮叮叮!

他開始給自家的打野點信號。

Clid收到信號看了眼,卻發現上路只有一個薇恩在對面補刀。

嗯?

這還需要我?

峰哥老了?

他覺得李秀峰現在的裝備,連一個泰坦都能砍,殺一個脆皮薇恩還不是和吃飯喝水一樣的事情?

心里是這么想,

可Clid也不介意過來吃點肉。

前面野區那波他就沒K到頭。

這波他心里已經暗戳戳地準備好留個魚叉來K頭了。

然而令兩人有些失望的是。

BMG的節奏實在是太穩了,鐵了心要等小狗發育三件套。

根本就不和你打架。

李秀峰猜到對方可能有人,他上去勾引了好幾次。

可上路靠墻草叢里站崗的XGML卻無動于衷。

一副只要你不動手,哪怕當著薇恩的面跳舞也不會出來的樣子。

主持解說臺上。

“KG這波是想動上路,但是BMG那邊太穩了。”

“鍋老師的盲仔感覺像是面壁思過一樣,壓根就無動無衷啊。”

“快看,河道的錘石也過來了。”

“但是BMG依舊不想打,他們在等裝備。”

“另外也可能是BMG這邊也嗅到了瑞雯這樣上來后面應該不可能說沒人的,他們不愿意冒險。”

“......”

一波勾引無果,面對定力強悍的BMG,李秀峰也無可奈何。

這波他賣自己沒問題。

但如果真閃現上去賣的話,那下面他們也不用打了。

很快,比賽時間二十六分鐘的時候,下路吃完吃上路的薇恩,終于做出了他的破敗羊刀火炮三件套。

在第三件裝備的選擇上,小狗有考慮過綠叉,這件裝備具有一定的減少效果,可以增強生存能力。

可再一看李秀峰身上已經補出了夜刃,穿甲三件套都出來了。

真要被近身的話,綠叉那點減傷根本不夠看。

所以小狗還是選擇了火炮提升攻擊距離,這也算是間接的增強生存能力。

同一時間,下路的小七寒冰也在下路二塔旁的草叢讀取回城。

他前期被壓,發育差點。

這會兒看到薇恩更新了三件套出來,卻是也不甘落后地回城更新。

否則等下萬一打起遭遇戰來,他身上的經濟沒來得及轉化成裝備的話,輸出比對方就要低一個檔次不止。

“誒等等!XGML這個盲僧什么時候來下了?”就在這時,米樂突然有些訝異地說道。

輔助不在下路,視野難免不足。

再加上回城這會兒,下路的小七也有點放松了警惕。

看小說到吞噬 tsxsw.com 這波XGML的盲僧竟是不知不覺間從KG的下半野區深入進來,從高地墻下繞到了下路二塔的后方。

“對面的寒冰呢?”

游戲比賽中,XGML問道。

塔下是沒視野的,小七又是在草里讀取的回城,XGML繞過后來第一時間并沒有發現寒冰的身影。

“嗯?剛還在和我對線的來著?”

Rang的泰坦把兵線帶了過來,聞言有些疑惑地說道。

不過話剛出口。

兩人就反應了過來。

下一刻,XGML的銳利的目光一下子掃向了下路二塔旁的那個草叢,手中極快地一腳【天音波】踢了過去。

不出意外,回城只剩下兩秒的小七被打斷了。

“我去!”

小七頓時無語了。

對面這幫批開透視了吧?

他心里吐槽著。

但在塔后那個盲仔走過來的瞬間,小七還是極快地架起冰弓甩出了一個大招【魔法水晶箭】射向了XGML。

這波他走是走不了了。

但倘若能將盲仔定在塔下,那他也未必沒有機會換一個。

不料就在那一發巨大的水晶箭寒氣襲來的瞬間,盲僧的身影在塔下一個恍惚!

閃現!

下一刻,只見閃現過后XGML一個摸眼W,在塔下劃過一道“7”字軌跡極快地近身草叢里的寒冰!

猛龍擺尾!

結果不用多說。

被一腳踢飛出去的小七吃了盲僧QRQ的連招傷害后,又被泰坦勾住掛上大招。

即便雙招全交也沒能幸免。

“BMG-Rang擊殺了KG-!”

最后人頭卻是泰坦拿下,頓時也使得Rang的戰績來到了2/1/0。

看了眼上路4/1的李秀峰,Rang忽然覺得兩人的差距似乎也沒那么大了,心中頓時升起了一股豪情。

穿甲流瑞雯嗎?

等我出了反甲,你再來給我穿一個試試!

此時此刻,Rang仿佛已經看到了自己一身護甲。

對面那個小脆皮瑞雯想要砍自己,卻愕然發現傷害還沒掉的多。

嗯,那畫面一定很有趣...

就在Rang盡情暢想的時候,上路忽然再次傳來捷報!

原來是牛頭和錘石兩人互相在河道爭奪視野的時候。

仲夏的牛頭不慎吃了一鉤。

這其實也沒啥。

前面仲夏就沒少吃Q。

問題是一鉤命中后,Meng那邊反手一個燈籠,直接從野區把剛出來三角套的薇恩給拉了出來。

仲夏意識到不對,

開大爭奪控制要跑的時候。

Uz1更是果決狠辣!

他點燈籠過來的瞬間直接一個閃現E,一發巨弩竟是將牛頭狠狠地頂在了河道大龍池拐角的墻壁上。

牛頭這個英雄雖然相對還算肉。

可在三件套的小狗薇恩三環真實傷害面前卻算不上有多肉。

很快就被擊殺魂歸泉水。

“BMG-Uz1擊殺了KG-Cloud!”

解說臺上,哇哇見狀不由深吸了一口氣,“嘶!BMG這波是上下兩開花啊,這兩個人頭賺大了。”

“嗯,小狗這波太狠了,說實話我真沒想到他會閃現把牛頭釘墻,估計仲夏也懵了下。”米樂苦笑道。

汪多多聞言也玩笑道,“你知道這像是什么嗎?剛剛牛頭和錘石就像是兩個小朋友在玩過家家,結果其中一家大人來了,而且還上來就是一個九天雷霆雙腳蹬。”

“那這波KG這邊一下子損失倆人,我感覺BMG這邊有想法啊。”

“噢!傳送!下路的Rang傳送了!”

大屏幕的比賽畫面中。

河道草叢里一個BMG的眼位上忽然亮起了一道紫色的光芒。

一轉眼的功夫,扛著巨錨的泰坦就出現在了河道。

接下來,等到下路盲僧稍微靠近過來后,大龍池的BMG果斷開龍。

“噢!打龍了!BMG動大龍了!”

“KG這邊只剩下三個人了,不對!峰子哥的瑞雯剛回家做裝備,大龍池附近這邊KG只有兩人。”

“薇恩的打龍速度好快!下路XGML的盲僧也過來了。”

“那這波大龍BMG有了啊!有錘石和泰坦這個雙鉤在外面鎮守,KG這邊根本沒法靠近啊。”

“KG要直接放龍嗎?”

“等等,快看那個傳送!”

畫面中,

大龍池靠近上路的河道眼位上忽然亮起了一道急速旋轉的紫色光芒!

是瑞雯的傳送!

看到畫面中的這一幕,臺上的解說和場下的觀眾都是一愣。

恍惚間,他們仿佛回到了S6的世界賽舞臺上,BMG的B05最后一場比賽。

對手五人打龍,

李秀峰的瑞雯傳送大龍,可惜隊友的判斷是不能接這波大龍團。

于是S6最經典的世界名畫——“四賣一”也由此誕生。

可此時此刻,KG這邊卻除了李秀峰外卻只剩下中野兩人。

他們會選擇賣掉李秀峰嗎?

......

“峰子哥等我哈啊!”

“峰子哥你別沖動,我先上!”

KG的語音里,Clid和Doub兩人的聲音先后傳來。

李秀峰心中一暖,下一刻,他的視線看向了大龍池,眼中閃過一絲微茫!

而等到靠近后,中路Doub的冰女果斷一個E技能進入大龍池。

冰霜之環!

寒冰碎片!

冰封陵墓!

Doub進入大龍池的瞬間,大龍的血量僅上下四分之一左右。

而他卻是一個WQ后,

瞬間冰凍住自己!

霎時間,大片大片的幽藍色冰霜以Doub為中心,沿著地面一寸一寸地朝著四周凝結冰凍了起來。

千里冰封!

BMG的五人頓時被控制減速!

恒溫灼燒!

同一時間,Clid的大招也甩手拉出。

一排裹挾著烈焰的燃燒彈從天而降,轟隆隆地落在大龍池里人群中,猶如地火涌動般將冰封的地面烤的一片通紅!

而在這冰與火交錯的間隙中,李秀峰的瑞雯卻是手中翠芒一綻!

他秒開大招拔刀,旋即E技能前沖瞬間取消大招后搖!

勇往直前!

折翼之舞!

這一刻,仿佛踏著劍光在沖鋒一般,李秀峰裹挾著一往無前的威勢。

一連串的突進技能在他手中極速放出,使得他的身形在周圍的空氣中拉出了一道殘影!

幾乎只在瞬息之間,

大龍池里,一道鋒銳而凌厲的劍芒從天而降!

......

相鄰小說:重生日本捉妖怪我才是幕后大佬我爸真是大明星名校養成系統最強之軍火商人海賊之賞金別跑重返洛杉磯從流量到影帝天命主宰大明星從荒野開始
高手一期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