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都市荒野王座章節

六百四十七 你說稱就稱?

推薦閱讀:超級女婿斗天武神鄉村小神醫圣墟神藏全職法師我真不想花錢啊大主宰遮天武動乾坤

李歡這個念頭剛剛起,持劍者就搖頭說道:“你不要想離開這里了,這是個獨立的空間,除非你能同時壓制我們三個,否則你的一切都在我們的掌握中,從你的行動到你的思想。”

說到這,持劍者抬手一指,一道光柱籠罩在李歡身上:“如果你不立刻放棄你腦海之中的想法,我現在就會將你毀滅!”

被這光柱一籠罩,李歡感覺自己甚至即將崩解!

也就在此時,持盾者的盾牌一閃,持劍者手指的光芒陡然折斷,李歡也隨即恢復自由。

“請控制好你你自己的情緒,在他被判定有罪之前,他是自由之身!”持盾者說:“你不能以任何方式來威脅他的生命安全,讓他做出不實的供述!”

“他是罪人!進入這個法庭的,都是罪人!”持劍者吼道。

“好了!辯論已經超過時間了,我現在聽不出李歡到底有沒有罪,所以我決定,稱量他的靈魂和身體,天平傾斜就是有罪!”也許是受不了雙方無休止的的爭辯,持天平者最后下了定論。在他開口的時候,兩人頓時閉嘴,變成了李歡一開始看到的,好像雕塑一樣的模樣。

“等等,你說稱就稱?”李歡提出了異議:“我的辯護者還沒給我辯護……”

李歡話還沒說完,持天平者伸手一指上方,一道光束將李歡籠罩進來,他瞬間提起所有精神力防御,可惜,這三人太強了,李歡就算提起所有精神力防御,也只抵抗了一秒不掉,然后他眼前一陣扭曲和模糊,當視線再清晰的時候,他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身體在天平的一側躺著,而自己變成了一個熟悉的“果凍”形態,坐在天平的另外一端。

“審判開始!”三個巨人用洪亮的聲音說道。

“草!”李歡只來得及說出了一句話。

……

海灣酒店頂層會議室,氣氛劍拔弩張。

陳經理根本沒想到澳國代表帶著“永恒法庭”在身上,他將李歡被扔進“永恒法庭”里的消息穿回國內之后,幾個大佬立刻表示了震驚。要知道李歡在他們眼中可不是李歡這么簡單,他代表著跨越另外一個世界的鑰匙,是開辟另外一個世界的關鍵,川省地下基地里,根據李歡開辟的通道,擴建構建已經將近尾聲,還有不到一年就可以正式使用,現在李歡出了這檔子事兒,誰能不焦急?

大佬們立刻表示他們會跟澳國上層交流,并且指示陳經理不管用什么方法,必須先把李歡給弄出來——并且,要找到這次“永恒法庭”的幕后黑手。

澳國代表一個人絕對沒有這么大的膽子,他就算有,“永恒法庭”也不是說帶就能帶的。作為這個世界上為數不多的,產生了自我意識的法寶,是澳國國寶一般的存在。

“永恒法庭”是怎么被帶出來的,這件事情幾位大佬去搞清楚,而現在陳經理要做的,是想辦法把李歡給弄出來。因為這個世界上幾乎就不存在沒做過壞事兒的人。打個簡單的比方,要是把陳經理扔進去,那就是分解成粉末的結局。

當李歡被拉扯進“永恒法庭”的之后,房間里再次變正常的時候,旺財一下撲上去,死死地把澳國代表給摁在地上,嘴里不斷發出嗚咽聲。它能感覺到自己的主人消失了,而罪魁禍首就是眼前這個白皮膚黃頭發的胖子。

“嗷!”

旺財憤怒無比,它自從流浪到地球上之后,經過了幾百年的流浪,最終被李歡制服之后,跟

著李歡開始了“家養”生活,這段日子可以說是它最舒暢的日子。現在李歡消失了,難道說自己又要回到流浪的日子?這怎么能忍?旺財的大爪子直接一下將澳國代表拍倒,作勢欲咬。它的大嘴里不斷冒出腥風,鋒利的犬牙閃動金屬色的光澤,這一口下去,澳國代表半個身體就沒了。

“等一下!你咬死了他,你主人可能就沒辦法出來了!交給我來!”陳經理眼疾手快,閃身上前擋住了旺財的大嘴。旺財好歹還能認識自己這邊的人,眼看要咬中兩人的時候,它動作猛然一停,慢慢收回了嘴去,不過雙眼還是盯著被自己摁在地上的澳國代表,只要他有一點不對,毫無疑問,旺財就會把它咬成碎片。

澳國代表冷笑:“怎么,嘴上說的這么大義凌然,結果還是護著自己人,這就是你們紅海貿易的作風嗎?”

“東西交出來!”陳經理冷聲說道。

“我不知道你說什么。”澳國代表雖然被壓在地下,但現在李歡可是在他手里,雖然“永恒法庭”內部運作他沒辦法干擾,但只要把李歡送進去,那對紅海貿易就是威脅。

“那就對不起了。”陳經理冷笑一聲,出手如電,一下抓住了澳國代表的手腕,從他的手指上搶下一枚戒指來,仔細端詳一陣:“這就是你們的‘永恒法庭’對吧?”

“你,你不怕引起國際糾紛!這里有這么多代表看著……”澳國代表沒想到陳經理竟然會強搶,他下意識地看向跟他一起來的那些代表,結果讓澳國代表大吃一驚。這些人全部站在門口,不但不說話,甚至連眼神都不朝這邊看一眼,澳國代表大怒:“你們這些孬種!”

聽著澳國代表大罵,一干代表依然裝作什么都聽不到。

開什么國際玩笑,大家本來以為是來痛打落水狗,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批判一下李歡,順便看看陳經理吃癟的模樣,沒想到這貨一言不合就開大招,直接把紅海貿易的一個主任送走了——這就不是看熱鬧的問題了,這熱鬧再看下去,很容易把自己家的執法機構看沒了。所以眼看澳國代表被壓制在地下,眾人沒有一個人出來說話的。

“你就老實待在這里吧……魔狼,看好這家伙,我想辦法把你家主人放出來。”陳經理站起身來對旺財說道:“他要是有什么不老實的話,你知道怎么做的。”

“嗷!”旺財早就想一下咬死這個王八蛋了。

“你把我制服了又如何,這里沒有人服你,你想放那個家伙出來,別妄想了,想你們一家獨占新世界,想都不要想!”澳國代表怒吼:“全世界都會看到你們貪吃的模樣!”

“你說什么!?新世界!?”陳經理正在研究那枚戒指,聽到澳國代表的話,猛然一驚:“你是怎么知道這件事情跟李歡有關的!”

“呵呵,你以為你們紅海貿易把這件事情隱藏得很好,可實際上已經有很多人知道了,你們打開空間門是那位李主任主導的吧,你們仗著掌控空間門就排擠其他國家,如果你們李主任出了事,我看你們有沒有這么硬的膽氣!”澳國代表仗著自己“一國代表”的身份,絲毫不害怕威脅,陳經理就算再怒,也不敢當場對自己動手吧。

“是花旗國的人在背后指使么?”陳經理沉聲問道。

“沒有誰指使,我只是自己看不慣你們這樣的行為而已。”澳國代表立刻否認。

陳經理心里一寒,他就算不用靈魂法術也察覺出來不對頭了,

要不是花旗國在屁股后面搗亂的話,澳國哪里有這么大的膽子?“永恒法庭”說用就用?陳經理之前一直就猜到有人把澳國捅上來鬧事,但他當時分析的是,這只是簡單的想要讓紅海貿易面子上不好看的行動而已,李歡這貨懟人經驗豐富,他們不過是自討苦吃。但澳國代表這話一出口,那性質就完全不同了,這完全是針對“新世界”的一次陰謀,而且是一次非常歹毒的陰謀。

李歡怎么打開的空間門是做了具體交代的,只要他不自己主動關閉,那個存在于川省地下基地的空間門就不會關閉——但李歡要是出了事,這就不好說了。

一旦李歡出事,空間門可能關閉,那么進行了兩年的星球移民計劃也可以隨時終止掉,這個損失沒有誰能承擔得起。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紅海貿易對空間門開關的事情極端保密,從來沒有泄露半點口風——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有誰能找出這個秘密來,那么除了花旗國大概也沒誰了,澳國,不是小看他們,小打小吞噬小說網 tsxsw.com鬧一下還可以,真正的實力差得遠了。

不管李歡開關空間門這個事情是怎么泄露出去的,這個事情可以以后再追查,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李歡給弄出來。

“說,這東西怎么打開!”陳經理捏著那枚戒指,他知道“永恒法庭”,自然也知道它的形態,這種“傳奇”級別的物品,一般各國都會互相照會一下。

“沒辦法,打不開,陳經理你干嘛問這么幼稚的問題?‘永恒法庭’曾經被用來審判戰犯,它的工作原理你們都知道,何必明知故問?”澳國代表冷笑:“想要他出來,他就必須經過審判,就這么簡單。”

“你信不信我毀掉它。”陳經理心里一沉,這個世界上恐怕還沒有一點惡事都沒做過的人。

“你毀掉它?哈哈,暫時不說這東西對我們澳國代表什么,你不敢私自毀掉,就算你們紅海貿易仗著家大業大把這個東西毀了……那最終要追究責任的時候,可能就追究不到我身上,會追究到陳經理你的身上了。”澳國代表哈哈大笑:“‘永恒法庭’是我們澳國執法機構在幾百年前就開始共同創造,并且一直至今都在完善的寶物,不計其數的人注入的靈氣,讓它內部自行開辟了一個奇異的空間,唯一的進入方式就是通過這枚戒指,你要把這枚戒指打碎,恐怕那位李主任就再也出不來了。”

陳經理將戒指捏在手上,進退兩難。

恐怕這貨說的是實話,“永恒法庭”的大名他聽說過,這類似于中國煉氣士的“須彌芥子”空間一樣,按照科學的說法,是用強大的能量開辟出來的一個獨立的,不可搜尋的空間,如果把唯一的通道媒介打碎,可能李歡真的就回不來了。

可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李歡在那里面被折騰,被折騰得越久,判罰重罪的概率就越大,陳經理捏著戒指想了半天,他始終覺得這個澳國代表沒有說實話,不可能一個法寶沒有后門,不可能完全不受控制,一定還有什么控制的方法,可是澳國代表不說,他又掛著代表的身份,總不能嚴刑拷問吧?最無奈的是審判還是經過陳經理自己同意的,可他又哪里想得到澳國代表一上來就開大招呀。

“哈哈,陳經理,你不用著急,安心等待判決結果就是。”澳國代表看陳經理陰晴不定的表情,也猜到了自己身份是一張護身符,反而更加囂張:“也許你說得對,那位李歡主任是無辜的,過一會就絲毫不損地放出來了呢?”

相鄰小說:綱吉今天也在瑟瑟發抖[綜]一劍長安八戒戀晴空都市妙手醫尊血幕鳴枯骨大帝三國之老師在此尋龍迷蹤巔峰時刻以妻之名
高手一期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