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網游齊歡章節

第五百零一章 下棋

推薦閱讀:圣墟鄉村小神醫極靈混沌決大主宰斗天武神凌天戰尊遮天超級女婿我真不想花錢啊武破九荒

徐清歡看著徐青安。

徐青安有些心虛地吞咽一口:“妹妹,我說的不對嗎?”

徐清歡道:“然后呢?哥哥說將人抓到就能問出秘密,如果問不出來會怎么樣?”

徐青安一時語塞。

“沒有任何證據,我們方才說的都是猜測,朝中位高權重的人不止簡王一個,而且簡王爺是眾所周知的閑散宗室,你突然質疑簡王,又會有多少人相信?”

徐青安道:“我們可以審問慧凈、蘇紈這些人,總能發現蛛絲馬跡。”

“蘇紈和慧凈早就被送進了大牢,刑部的大人們個個都想要立功,他們審問絕不會手軟,可是到現在卻一無所獲,哥哥去問又能問出什么?

哥哥這樣沖動,就不怕落入幕后之人的險境中嗎?萬一簡王是真的被冤枉的呢?”

徐青安和齊德芳仿佛被澆了一頭冷水,他們兩個人面面相覷。

張真人也捋著胡須道:“大小姐說的有道理,幕后之人一向小心,所有的事都是他吩咐別人去做,即便王允、蘇紈這些人被抓,也牽連不到他身上。”

“那該怎么辦?”齊德芳道,“難道我們就不查了嗎?”

徐清歡道:“不管簡王是不是幕后之人,簡王顯然都不是那個不問朝政的閑散宗室,我現在好奇的是,簡王想要做什么。”

“想要做什么?”徐青安道,“偷偷摸摸的定然不是好事。”

徐清歡道:“既然哥哥知道簡王做的不是好事,何不在那時候將他們抓個正著。”

合理的惹禍是少年英雄,不合理的惹禍是紈绔子弟,徐青安眼睛亮起來,不過妹妹為何這樣指點他,從前不都是妹妹直接吩咐他們去做嗎?

徐青安一臉疑問地看向徐清歡。

徐清歡明白徐青安的意思:“哥哥忘記了?我要出嫁了,這段日子要么去長輩家里做客,要么關在房里做針線,這些才是最重要的。”

妹妹說的很有道理,不過徐青安卻覺得有些不太舒坦,他轉頭瞪了張真人一眼,什么時候宋成暄比案子還重要了。

徐清歡站起身來:“千萬不要將事情辦砸了。”

……

已經入冬,好像隨時都會下一場雪似的。

徐清歡托著下巴向窗外看去,前世李煦說幕后之人沒有了任何線索,那時候簡王帶著宗室搬離京城,他做了宗正卿。

李煦是真的沒有查清楚,還是明知幕后之人的身份另有打算。

幕后之人真的是簡王嗎?

現在她不會隨便下結論,因為幕后之人真的很狡猾,一不小心就會讓他從手邊溜走,并且回報給她的定然是個大大的陷阱。

徐清歡稀里糊涂地想著,伸手就去拿桌子上的茶碗,就在她手剛要落下的時候,那茶碗被人端走了。

“涼了,換杯溫水再喝。”

徐清歡抬起頭,看到穿著一身官服的宋成暄,顯然他剛從衙門里回來,她就要站起身,宋成暄卻先一步走在了軟塌上,目光掃過桌子上的針線。

徐清歡正在做孝敬給宋家長輩的針線,繡娘已經勾了邊,繁瑣的花樣也都成形了,她只要將空白的地方填補起來,就算做完。

“我們下盤棋吧!”

看她趴在這里一臉疲憊的模樣,宋成暄看向桌案上的棋盤。

徐清歡果然精神一振,關在家里一天,她正覺得十分無趣。

銀桂端了棋盤上前,宋成暄摸了白子。

徐清歡落下黑棋,正要仔細與他對弈,就感覺到腳被捉住,她怕冷,所以腳上穿了粉色的軟底睡鞋,如今被他這樣一摸,只覺得又慌又羞。

他溫熱的掌心落在她的腳背上:“廖先生說的沒錯,從你的脈象上看,到了冬天最是難熬,屋子里燒的再熱,也免不了手腳冰涼,等將來去了東南應該會好一些。”

原來他是在印證廖神醫的話。

屋子里一時靜寂,宋成暄抬起頭看到了她緋紅的臉。

“你再不下,我就落子了。”她眼睛微垂,似怒還嗔。

清脆的幾聲響動,黑棋已經落了八顆。

宋成暄心情本來十分平穩,他剛剛去問過廖神醫,進屋只是關切徐清歡的病情,現在看到她眼眸中閃爍的笑意,竟然心中有些炙燥,這段日子相處的多了,他好像越來越難以把控自己。

徐清歡隱約感覺到氣氛有些奇怪,再這樣下去恐怕兩個人又要做出親密舉動,真的這樣,讓銀桂她們笑話了不說,今天晚上又沒法說正事。

想到這里,徐清歡將腳縮回去,立即拿來薄被蓋住,咳嗽一聲開口道:“衙門里怎么樣,可說了如何處置慧凈?”

宋成暄道:“皇家血脈不能亂,本朝沒有前例,宗正寺四處找典籍,想要從先人那里找到依據,有人提出要滴血驗親,誰都知道這法子并不可靠。”

徐清歡聽到這里,現在宗正寺查驗安王這一套,假以時日也會用在宋成暄身上,她心中一動仿佛有個念頭從腦海中閃過,可她仔細去想的時候,又想不出究竟。

宋成暄接著道:“宗正寺在找從前的老宮人,希望從老宮人嘴中得到些消息,只不過當年的事知曉的人太少。”

徐清歡想起一樁事:“魏王爺有沒有提起過安王爺的事?”

宋成暄拿起一顆棋子:“安王爺對我父親頗多照顧,不過那時候我父親年紀尚小,還被養在宮中,想必對那一戰的情形知曉的也不多。”

這樣看來魏王爺和安王爺的事仿佛沒有任何的關聯,也許是她想的太多。

徐清歡重新將注意力轉到棋盤上,卻發現不知不覺中已經被宋成暄攻陷了一小片,這人怎么能一邊與她說話,還能用棋子算計她。

……

京城,沈家的小院子。

沈老爺早早就放下人去休息,獨自一個人在燈下看書。

這些年他習慣了自己侍奉自己,喜歡什么樣的茶,吃什么樣的點心,下人再貼心,最了解自己的人,永遠都是自己。

在宮中幾十年,他侍奉過太多的主子,這一點早就已經看透了,有時候還不如一個人清清靜靜地生活。

沈老爺這樣想著,拿起了一塊桂花糕,可還沒有吃進嘴里。

tsxsw.com 就聽到“嘭”地一聲,窗子打開了。

今晚沒有風,為何窗子會突然被打開,沈老爺起身走到窗前,剛要伸手關窗卻看到一個人影從眼前晃過。

相鄰小說:冒牌修仙者最強仙婿天師神醫一劍朝天萬里蒼穹萬里劍邪王追妻我的莫格利男孩山海橫流我欲斷天花嬌
高手一期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