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次元蜀漢之莊稼漢章節

第0718章 拉攏

推薦閱讀:極靈混沌決鄉村小神醫全職法師超級女婿神藏我真不想花錢啊遮天斗天武神武動乾坤凌天戰尊

“關內侯劉將軍。”

馮永聽到陳式要的這個人,微微有些意外,“怎么是他?”

“劉將軍驍勇善戰,所領騎軍所向披靡,又熟知胡人習俗,正是克制胡人的最佳人選。”

陳式說出了讓劉渾鎮守大夏城的理由,“某觀將軍,對禿發部不甚放心,有劉將軍在,想來應該可以壓得住禿發部。”

理由很是冠冕堂皇,當然,也很充分。

但實際上,壓不壓得住禿發部并不重要。

禿發部敢蹦,大不了直接出兵把他們趕回西海喝西北風,讓他們在隴西沒有一絲落腳之地,沒有任何難度。

所以重要的是,護羌校尉屬軍作為此次戰役的主力,若是沒有分到一點好處勞務和牛馬馬匹不算。

那就太過于得罪人了。

特別是毫無理由地得罪大漢興漢會的會首馮君侯,那就更劃不來。

至少陳式覺得這一次是沾了護羌校尉的光,所以大夏縣就留給馮君侯這一系的人馬。

畢竟往西就是羌胡嘛,有空了就渡過大夏河去溜達,拿點小功勞也好,抓些牛羊打牙祭也罷,都是極好的。

馮永聽到陳式這個提議,臉上笑意盈盈,“劉將軍如今算是隴右都督府的人,我說了不算。”

“再說了,陳太守這些提議,還是要報都督府,我可做不了主。”

陳式看到馮永這模樣,知道說到了馮君侯的心坎上,當下也跟著笑了起來,“這等事情,自然是要報都督府。”

“只是此次乃是由君侯親自謀劃,這才平復了狄道,此處情況,自然是君侯更了解一些。君侯若是覺得可以,那下官也能放心上報。”

別說是懷了什么私心之類的,就是公平公正地來說,劉渾確實是一員驍將。

至少就統領騎兵這方面,除了趙老爺子和馬岱,大漢暫時還沒有發現比他更有天賦的。

可能姜維可以。

但姜維現在是在諸葛老妖手底下領虎步軍,又不是領騎兵。

所以在這一點上,馮永問心無愧:“劉渾確實是個有本事的。”

陳式點頭,有馮君侯這個話,那就好辦了。

大漢建興七年,街泉亭侯馮永趁著涼州曹魏無力顧及隴西羌亂,親自籌劃收復狄道,大勝。

四月初,領軍班師,押送俘虜三萬余人經過狄道城下。

看著成千上萬的叛胡和牛羊一起,排成長長的隊形走過,成為了大漢的戰利品。

幾乎所有狄道百姓或登上城頭,或干脆沖出城外,大聲歡呼。

被城內推舉出來的德高望重者,舉著酒杯,迎接王師。

其中最年高者問向馮永:“自此之后,狄道再無羌胡之亂乎?”

往前看,被押送的戰俘看不到頭。

往后看,被押送的戰俘依舊看不到頭。

讓人產生了一種幻覺:隴西的叛胡已經全部被眼前這位年輕將軍抓完了。

馮永接過酒杯,一飲而盡,大聲回答:“只要大漢旗幟插在狄道城頭一日,就再無胡人敢侵犯大漢之威!”

“彩!”

“萬勝!”

“萬歲!”

被胡人圍了整整數月,一直提心吊膽的狄道百姓聽了,禁不住心情澎湃。

“大漢萬歲!”

“大漢萬歲!”

一陣又一陣聲浪傳了開去。

……

進入城內后,馮永特意喚過跟在身邊當向導的李簡:“方才那位老者是誰?”

“回君侯,是小人的大父,也是家主。”

李簡恭聲回道。

馮永點點頭,臉上現出恍然之色,悄聲問道:“若我猜得沒錯,李太公給我喝的,是蒲桃酒吧?”

“君侯見識多廣,正是。”

“味道不錯。”

馮永咂了咂嘴,似在回味。

李簡會意,“若是君侯喜歡,小人族中還珍藏有幾壇,到時候一并給君侯送過來。”

“會不會奪人之愛?”

馮君侯臉上故作猶豫之色。

“君侯領大軍解狄道之圍,實是李家大恩人,區區幾壇酒算得了什么?”

李簡得到馮永的暗示,心頭正不勝歡喜。

眼前這位年輕的君侯,年少高位,手握實權,府上的產業更是龐大無比。

又聞正室夫人風華絕代,有虎女之稱。

就連身邊的婢女,非但美貌,還是算學大家。

即便是同為李姓的慕娘子,手腕比起世間大多男子,亦要出色。

美色過人的女子好找,才能勝過男兒的女子也不說找不到。

但既要美色過人,又要才能勝過男子的女子,那就讓人為難了。

更別說關家虎女,光聽名字就知道不好惹。

所以馮君侯是權財色一樣不缺。

別人想送禮都不知道送什么。

李簡此時一聽馮永這話,只怕對方不愿意收禮,哪有不愿意送禮?

“那就好。”

馮永點頭,滿意一笑。

李簡得了馮君侯的暗示,一刻也沒有拖延。

雖然李家存的蒲桃酒也不多,但誰也沒有說是舍不得,直接一古腦地全送到了馮君侯的臨時住舍上。

剛從慶功宴上下來的馮永親自接待了李簡,還倒了一杯蒲桃酒嘗了嘗。

“聽說這蒲桃酒很是珍貴?”

馮永嘗過了味道,卻是沒有再嘗第二口,只是問向李簡。

“回君侯,正是。當年孟佗以蒲桃酒一斛賄賂靈帝的宦官張讓,便得任涼州刺史。如今雖說已不如當年那般夸張,但在中原仍是難求。”

李簡解釋道,“當年賊首曹丕,也曾下詔大贊蒲桃與蒲桃酒。說蒲桃甘而不飴,酸而不脆,冷而不寒,味長汁多,除煩解渴。”

“又言以蒲桃釀酒,甘于鞠蘗,善醉而易醒。道之固已流涎咽唾,況親食之邪?”

“如今中原之地,蒲桃酒仍是權貴之家才有之物,足見其珍貴。”“

馮永聽了這話,眼中一亮。

他又拿起另一個小壇子,倒了一杯新酒,遞給李簡,“叔睿與我初次見面時,曾飲過蜀中所產蜜酒。其與蒲桃酒相比,優劣如何?”

李簡連忙雙手接過來,把杯中酒一飲而盡。

然后這才說道:“蒲桃酒甘,蜜酒醇,兩者各有千秋。唯一相同者,就是此二者皆是難得之物,不能放懷痛飲。”

馮永臉上笑容愈盛,“叔睿覺得,若是把蜜酒販至中原賣,有可能得利否?”

“必厚利也,即便比不過蒲桃酒,只怕也相差無幾。”

李簡斷然道,“且如今大漢遮斷隴右,涼州與關中不得相通,這蒲桃酒亦斷了來源。若是此時蜜酒進入中原,只怕更是搶手。”

馮永哈哈一笑。

又給李簡倒了一杯蜜酒,“關于蜀地的蜜酒,我正好知道一點消息,聽說明年會有一批上好的蜜酒出賣。”

今年的蜜酒是初產,都不夠興漢會內部分的,更別說出賣。

但明年就不一樣了,經過今年整整一年的準備,明年的蜜酒產量會提高不少。

至少可以勉強湊出一批出賣。

蜀中禁酒,那就賣魏吳兩國。

雖然量不多,但可以提前先探探路。

后面隨著南中種植園的不斷擴大,蜜酒的產量也會相應提高。

當然,無論是甘蔗還是葡萄,它們種植范圍的限制,天生就注定了產量上限。

所以后期拿下涼州后,同樣也可以開辟葡萄種植園,釀葡萄酒。

兩者形成互補,同時也是地方的特色產品。

吞噬小說網 tsxsw.com

壟斷這種東西,對別人來說肯定是不爽,但對自己來說,那是必須的大爽特爽啊。

到時候只要順著提前形成的渠道傾銷出去……

“君侯,此話當真?若是君侯有意,我們李家倒是想要買一批。”

李簡聽到馮永這個話,馬上湊了過來。

這年頭,世家看底蘊,關鍵時刻能拿出別人拿不出的東西來裝逼,那才叫底蘊。

比如說書籍,比如說人才,比如說有著優秀婦德婦容婦言婦功的女子,反正是越多越好。

就拿這次來說,馮君侯喜歡蒲桃酒,別人家拿不出來,只有李家可以拿出來,這就叫底蘊。

底蘊越厚,機會越多。

更何況就算是高價買下這批蜜酒,還可以拉親與君侯之間的關系。

哪知馮永卻是搖頭,笑道:“你們吃不下。”

李簡一怔,一時間有些不明白馮永的話。

“我的意思是,這批蜜酒,對于你們隴西李家來說,可能有些多了。所以我想找一個在中原有門路的人家,把它們賣到關東去。”

李簡聽到馮永這個話,身子一個激靈,竟是有些結巴起來:“君侯的意思是,賣到關東?”

“對,賣到關東。明年的蜀中蜜酒可能會少一些,但后面只會越來越多。”

馮永微笑著,他往后靠在椅背上,悠悠道,“想必叔睿也聽說過,我乃是興漢會的會首。”

“也不瞞叔睿,其實這蜜酒是興漢會的兄弟釀出來的,東吳還好說,但在魏國這邊,他們確實沒有多少門路。”

“我身為眾兄弟的兄長,自然是要為他們找些門路。若是叔睿知道門路,不妨告知我一聲。”

李簡頓時覺得有些口干舌燥。

這等大事,按理來說,他是無法作主的。

可是一想起用一斛蒲桃酒換來涼州刺史之位的孟佗,他就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沖動。

“君侯何須這般麻煩?若是信得過我們李家,李家愿意為君侯分憂。”

馮永臉上恰到好處地露出意外之色:“哦,李家竟有此等門路?”

李簡連忙說道:“好教君侯知曉,李家在關中也是有分支。雖然各為其主,但往來還是有的。”

“如今漢中的毛料,涼州的蒲桃酒,皆不在關中禁運之列,只要我們事先找關中李家幫忙打通關系,相信這蜜酒東運過關,也不是什么難事。”

馮永連連點頭,“原來如此。”

他對著李簡贊許道,“若是李家能幫忙,那自是最好不過。”

“我那個妾室慕夫人的娘家,欲在平襄建一個毛紡工坊,若是你們隴西李家有意,不妨也參些份額。”

李簡聽了,臉上露出狂喜之色,連忙起身對著馮永拱手深深彎腰,行了一個大禮:“小人在此先謝過君侯!”

馮永走過來扶起他,“隴西李家,助大漢平復狄道,實乃漢室志士也。”

“如今平襄百廢待興,讓你們參與工坊,其實也是為了能讓平襄早日恢復繁盛,這還是要借助你們之力呢。”

話說得很漂亮,讓李簡大是感動。

馮郎君的特技一經發動,無視任何防御。

所以直到李簡回到狄道李家大院里,仍是有些暈乎乎的。

“我兒回來了?”

待他回到自己的院子,這才發現他的父親早就在等他了。

“夜已深了,大人如何還不安寢?”

李簡大是意外之下,連忙上前問安。

“你不回來,為父如何能安睡?”李父說道,“本以為你只是送了幾壇酒過去,沒想到卻是這么晚才回來。”

“那馮君侯挽留你這么久,可是與你說了什么事情?”

先不說白日里看到城外那成群結隊的戰俘,讓人心神俱震。

單拿狄道大變天這個事來說,就不知讓多少人今晚不得安睡。

李簡聽到自家大人這個話,再想起自己在馮永那里所應下的事,原本微醉的酒意一下子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看著自家兒子臉色一下子就變得有些發白,李父心里咯噔一下。

聽聞那小文和心狠手辣,逼得蜀中不少人家家破人亡,難不成現在就要對隴西大族翻臉無情?

“大……大人,孩兒可能魯莽了。”

李簡心里有些發慌,族中規矩甚嚴,雖說自己是為了族中著想,但逾了規矩卻是肯定的。

看到他這副模樣,李父心里越發地沉了下去,“你慢慢說,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放心,我們李家好歹也是隴西望族,漢軍能進入狄道,我們也是出了大力的。不說圖什么功勞,難道反而有罪了不成?”

“大人,不是這樣的。”李簡知道自家大人誤會了,連忙說道,“那馮君侯許了我們李家天大的好處。”

“孩兒生怕事情有變,所以沒征得族里同意,就擅自應了下來……”

李父聽到這話,眉頭一皺,他素知自己這個兒子頗有機變,深得家主所喜。

這才從李家眾多子弟中脫穎而出,被派往馮永那里聯絡,卻是沒想到竟然捅了蔞子。

“你怎么這般糊涂?!那馮永名聲赫赫,蜀中多少大族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族里被你去送酒,不是派你去應諾!”

李父一跺腳,抓住他就往外走,“走,速去家主那里去請罪!還有,你應下他什么事了?”

“馮君侯說了,他手里有一批酒,欲賣往中原,只是尋不得門路,孩兒便擅自應了下來。”

李簡急忙說道。

此話一出,李父腳步立馬停了下來,尋思了一下,“這倒是不是什么大事。只要能與馮永交好,我們李家便是買下這批酒,亦是無妨。”

“大人,那批酒數量巨大,我們一家吃不下。還有,那酒飲之頗有甘意,讓人微熏而不醉,即便不能與蒲桃酒相比,但也算是難得的美酒。”

李簡急聲解釋道,“蒲桃酒難得,但馮君侯手中的美酒,從明年開始,年年可供。”

“若是我們能轉手賣到中原,其利即便比不過蒲桃酒,但勝在比蒲桃酒量多……”

“竟有這等好事?”

李父雙目圓瞪。

“不但如此,大人可記得,孩兒曾說過,蜀中李家六房嫁有一女給馮君侯?如今那六房得了君侯的便利,準備在平襄建一個毛紡工坊。”

李父一聽,身子一震,心里當真是又羨又嫉:“那豈不就是在鑄錢?”

現在毛料無論是在運往涼州,還是運往關中,甚至在隴右這里,都算是硬通貨。

“馮郎君說了,我們隴西李家可以去找蜀中六房李家商討,可以參與工坊的份額。”

李父身子再大震,失聲道:“那豈不是我們可以鑄錢了?!”

想到這里,他再一次抓緊了李簡的手,“走走走!速去家主那里!”

“大人,孩兒怎么還要受罰?”

“蠢!這等大事,不馬上稟報家主,你想什么呢?”

李父斥道。

罵完后他又舒緩了語氣,甚至忍不住地大笑起來,“這兩事即便只能成一件,我兒亦是族中的大功臣!”

相鄰小說:一品官運官場風云我的冷艷美女總裁王牌特衛榮耀歸于羅馬婦產科醫生宇宙無敵囂張系統王牌特衛2權力代言人龍鳳奇緣
高手一期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