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修真叩天門章節

第五零一章 烏九蟬

推薦閱讀:鄉村小神醫圣墟極靈混沌決武破九荒神藏武動乾坤斗天武神我真不想花錢啊超級女婿凌天戰尊

男子凌空而立,自有一番風采,只是落在狐靈兒眼里,卻有些說不出的怪感覺。

普通凡人,乍見一人第一眼關注的是對方長相、身姿、甚或衣衫裝扮,以此種中來判別對方出身身份,說白了,就是人們常說的以貌取人,即便有人并沒有刻意如此,下意識里也難免,畢竟,向美之心乃是人之天性,無可厚非。

狐靈兒年紀不大,也是豆蔻少女一枚,自然也喜歡美麗之物,如果同時看到一個長相丑陋一個豐神俊朗的兩個陌生人的時候,肯定會多看俊美的那個幾眼。

但是,狐靈兒終究不是一個普通少女,雖然也只有雙十年華,卻已經是金丹之上的存在,不說以后,便只是當下,偌大南天域修真世界中,也是最強大的一小撮人之一。于狐靈兒這樣的金丹修士而言,任何一個陌生之人的長相容貌不過是一層皮殼,便是神采姿態也還是浮云,他們最看重的是對方的內里,比如境界,比如修為。

論及殺伐之道,狐靈兒或許比不過許多其他金丹修士,但論及辨氣識人,或許整個南天域所有的金丹修士都算上,也未必有人能強的過她,無他,這是天賦,本就天生靈體,感應十分敏銳遠超同階其他人,鑄就金丹的時候更領悟到了靈覺之道,這份本事越發的玄妙了。別的修士催動神念神識實際探查才能得出一二,狐靈兒卻只需要遙遙看上一眼,就能夠有所感應,這跟那些同樣也能一眼看穿許多事情的千年老妖般的元嬰大能憑借的是多年積攢下來的經驗眼光不同,狐靈兒不是憑著經驗判定,而是真切的感應,或者說她的感應跟其他人催動神念神識探查并沒有本質上的不同,只是她借助的是天賦的靈覺,以及領悟到的大道之意力量而已。

靈覺天賦加持之下,便是許多修煉了斂息之術的人站在狐靈兒面前,也難以瞞得過她的感應,雖然未必能精確到一點不差,但至少大境界甚或大境界之內的小境界,狐靈兒都能判斷的仈Jiǔ不離十,但是今天,看到蟲母小家伙對面的這名中年男子時候,狐靈兒卻是微微一頓,她判斷不出對方的境界修為,感應之中的所有都讓狐靈兒覺得對方應該是金丹境界,但還有一分玄妙的感受卻又讓狐靈兒覺得對方的金丹境界有些奇怪,但也不像是元嬰大能的氣意,對于元嬰大能修士,狐靈兒遠比其他九成九的金丹修士更加熟悉。

如此奇怪的事情狐靈兒第一次遇到,最讓她心中警醒的是,她根本不清楚這份奇怪的緣由所在,不得而知的事情自然也說不出來,頓了一頓后,狐靈兒傳訊給葉拙神念也只能提醒一句:“此人氣息很是古怪,你要當心。”

沒有狐靈兒的天生靈體,也沒有領悟到狐靈兒的靈覺之道,但葉拙同樣也在第一時間得出了跟狐靈兒同樣的結論,蟲母小

家伙對面這人的氣息很是古怪。能有同樣的認識,葉拙靠的是自己還算拿得出手的神識神念,以及更重要的,許多年殺伐歷練看小說到吞噬 tsxsw.com累積下來已經可以說化作自己本能的對于危險的直覺。

掠過對方的神念神識中,葉拙感受到了金丹修士的氣意,但從對方的神情姿態之中,葉拙卻感受到了一股以往只有面對那幾個在自己識海之中留下道心誓言天道威嚴的元嬰大能才有過的味道。

“元嬰大能?!”心底暗驚一聲,葉拙的神情倒是沒有再如之前在秘境里面時候那樣大變,只是目光清冷的與來人對視。

跟狐靈兒驚疑不定不同,幾乎在一個瞬間,葉拙就將忽然出現在面前的這個中年男子當作了元嬰大能,或者說不是認定,而是葉拙將對方當元嬰大能來對待。

做最壞的打算,求最好的結果,這原本就是葉拙的行事之道,自從上次跟那幾位打交道以來的這么些年里,有足夠自知之明的葉拙一直想要避免再與他們正面而對,想要在他們察覺過來之前將識海之中的五重天道威嚴盡數抹除然后銷聲匿跡,除非自己也碎丹成嬰有了足夠底氣,否則最好老死不相往來,但葉拙也無時不刻在為某個甚至某幾個元嬰大能哪一天忽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情況做著準備,為的就是真正對面時候,能夠為自己搏出一線生機。

眼前這位未必真就是元嬰大能,但對方忽然來此,并且讓蟲母小家伙奈何不得已經足夠說明他的實力,就算只是金丹修士,也絕對是金丹境界的至強存在。面對這樣的人物,葉拙又如何能不小心謹慎,如何不鄭重以對。

某種意義上講,對面是金丹修士的威脅并不比真正來一個元嬰大能更小,真要來一個元嬰大能,因為更清楚同樣境界的人擁有什么樣的手段而擔心自己會選擇兩敗俱傷的搏死一擊,但一個金丹修士卻未必會想這么多,又或者說他們會更傾向于冒險,畢竟真要能擊殺一個元嬰境界的存在,對于任何一個金丹修士而言都有天大的誘惑,不說從元嬰大能修士身上得到什么具體的物事,單只越級擊殺這件事情本身,對于他們的心志提升便有無上的好處,或許會因此而奠定將來碎丹成嬰的基礎也未可知。

甚至如果對方真的只是金丹修士的話,就是抱著這樣的念頭來的也不一定,葉拙自己頂著元嬰大能的名號,卻只有金丹境界的肉身,這樣的機會對于想要磨練心志提升道心準備沖擊元嬰境界的人而言可謂萬年不遇。

最麻煩的是,葉拙自家事自家知,自己從里到外都只是一個金丹修士,對面這個若只是金丹修士,憑著自己加上蟲母小家伙以及狐靈兒絕對不會落下風,至少有七八成的把握能夠將他擊敗,若是全力而為便是將對方擊殺的可能性也不小于三成四成,但真要發生

了這樣的事情,自己的底細也會被人察覺,至少斗戰過程落入那幾個元嬰大能的耳中,肯定會引起他們的諸多想法,加上自己撩撥識海天道威嚴本就已經勾連到他們的感應,說不定哪個原本還沒打算前來一探究竟的人就決定提前來了,那才是天大的禍事。

一時間,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希望對面是一個真正的元嬰大能還是只是一個金丹修士了。好在這么些年來,實力進展雖然不盡如人意,相對于元嬰大能而言依舊可以忽略不計,但每日每夜時時刻刻的準備,不知道多少次的推衍模擬,也絕不是一無用處,至少讓葉拙的心態更加穩定,遇事時候更加的沉著冷靜,不要說眼前只是一個疑似的元嬰大能人物,便是真的那幾位之一甚或五個人齊齊出現在面前,葉拙也絕對能撐得住自己的氣勢,不落他們半點下方,只是面上平靜似水,清冷如秋,心底里卻是郁悶不已,心底暗罵一聲:“賊老天你個大爺!好幾年都過了,你倒是再給小爺幾個月的時間啊。”

已經過了這么些年安靜日子,眼看著就差幾個月甚至個把月就可以讓自己得償所愿了,偏偏在這個時候來了這么一個不速之客,也難怪葉拙心底不爽郁悶了,不過有一點葉拙確定無疑,無論對方究竟想要做什么,能不動手最好不要動手,但如果真的非要動手不可,那自己一定要將他干凈利落的滅殺,哪怕為此付出一些不可挽回的代價也值得。得手之后,也不用再去想元嬰大能的事情了,直接將自己的怒意夸張十倍的放出去,攪混攪亂那幾個元嬰大能的心思,讓他們心中生出更多顧忌,不敢不愿這段時間來觸自己的霉頭,然后自己回去秘境之中立刻全力瓦解那五重天道威嚴,包括其中兩道的外圍,也包括最核心的那五道大道之意,最理想的情況自然是在那幾位反應不及之前就能如之前愿望的一樣帶著蟲母小家伙跟狐靈兒脫離他們的視線,而最差的情形就是依舊有哪個人前來,徹底發現自己虛張聲勢的虎皮大旗,然后一切皆休。

停立當空的呼吸之間,葉拙腦中已經閃過了無數的念頭,事前的萬般推衍,為的就是最后時刻一念之間的這個決定,有了決定之后,葉拙的目光越發的冷冽,氣勢也隨即凌厲起來,一道神念傳給依舊還怒氣沖沖蟲母小家伙跟驚疑不定的狐靈兒同時,沉聲朝著對面之人冷喝出聲:“為何驚擾我家小蟲?”

“嗯?”似乎沒料到葉拙忽然出聲卻問出這么一個問題,中年男子微微一怔,不過也就只是那么一瞬之間,很快他的愣怔之意便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似乎是一縷好奇之意:“葉拙道友?”語氣平靜沒有絲毫的仰慕也沒有半點的俯視,唯有平等相對的味道。

“正是葉某,你是何人?”

“烏九蟬。”

相鄰小說:俠嵐之玖宮學院神級透視眼穿越最強榮耀重生之和平天尊系統之異世商場腹黑萌寶:坑個爹回家極品貼身家丁刀破魔天鬼劍皇者天庭執法使
高手一期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