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穿越寒門禍害章節

第1254章 徐階的決定

推薦閱讀:神藏極靈混沌決武動乾坤超級女婿斗天武神全職法師武破九荒大主宰圣墟遮天

《順天日報》已然成為時下京城最重要的傳播媒介,很多新鮮的資訊或八卦都能夠迅速地傳遞到京城的大街小巷,很多士子和百姓早已經成為了忠實的讀者。

借助著那些走街串巷的報童,每天穩定幾萬份的銷量,受眾起碼在十幾萬人之多。《順天日報》不僅為順天府衙門增加了收入,而且還大大地增強了順天府衙的影響力。

在今日的頭版上,毅然是一篇名為《林文魁與三地痞論鹽》的報道www.ckyfeg.live吞噬小說網。

單是標題為言,便足夠吸人眼球。林文魁是何人?天下士子的楷模,皇上親封的大明文魁君,其才華和學識更是鮮有人能比肩。

林文魁三個字本身便代表著流量,卻是偏偏這般充滿傳奇色彩的人物,竟然跟三個地痞扯到一起,而且還談論時下比較熱門的話題。

在看到這個標題之時,《順天日報》的銷量注定是要在平日之上。

“城北的地痞到外城冒充士子?當真是滑稽至極!”

“倒亦是一件趣事,三個地痞竟然吆喝士子聯名上疏請愿!”

“呵呵……他們三個遇上了林青天,這頓板子肯定是跑不掉了!”

……

當大家看到具體內容后,卻是不免幸災樂禍起來了。本以來是三個有學識的地痞,但不想卻是假冒士子,更是被林然所揭穿。

“這鹽價之事恐怕真是有貓膩!”

“不錯,此事分明就是有人在背后操控這一切!”

“如此說來,還真是這么一回事!翠香樓的頭牌紅袖姑娘前些時日被一個財大氣粗的鹽商給贖走了!”

……

很快地,大家的關注點已經不在三個地痞身上,而是開始深思林然的話,認認真真地思索起湖廣等府縣鹽價大漲的根源。

雖然很多時候,百姓會顯得愚昧無知,但心底始終卻是明亮的。

如果鹽商的日子如此艱難,那他們便會節省一些開支,而不是仍然在京城的高檔酒樓大吃大喝,甚至將青樓的頭牌迎娶回家中。

經林然指出其中的真實,加上很多百姓都信任這位林青天,很快便認可了林然的判斷,甚至找到了很多蛛絲馬跡。

特別在某處酒樓,同樣發現幾名由地痞假扮的士子,同樣是吆喝著眾士子聯名上疏,令到京城的士子開始嗅到**背后的陰謀。

無逸殿值房,檀香裊裊而起。

“鹽政之事,并非朝廷取一分利,民損一分利。而是朝廷取一分利,鹽商得利八分,民損九分。今年朝廷取二分利,鹽商仍要取八分利,故民損十分。當下地方鹽價高漲,罪非朝廷,實在鹽商矣。”

身穿蟒袍的徐階坐在書桌前,正翻開著那一份早上吹來的報紙,那張素來溫和的臉龐浮起了凝重之色,眼睛盯著報紙上的內容卻是久久不語。

朝廷的爭斗很是復雜,形式亦是多種多樣。只是不管是何種形式,道理才是最有效的武器,而民心更是勝利的一大關鍵。

“有見識,有膽魄,當真是小瞧那小子了!”

卻不知過了多久,徐階報紙輕輕地放到桌面上,卻是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道。

在事情之初,他渾然不將吳山的公然表態當一回事。吳山這個人有威望,且有賢臣的風范,但這種人做事都是堂堂正正的,反倒很是容易對付。

只是他顯然是忽視了一個人,一個躲在城北的順天府尹,一個顯得很是棘手的官場妖孽。

林然是文魁出身,在地方上做出了驚人的政績,昔日更有清剿倭寇的功勞。現在年僅二十一歲便身居正三品順天府尹,前程可謂是不可限量。

如果他動用一些卑劣的手段除掉對方,若能夠成功還好,但若是給對方留下一個喘氣之機,那雙方就要結下一段仇怨了。

正所謂:寧欺白須公,莫欺少年窮。憑著對方的年紀和潛力,將來必定會身居高位,屆時肯定遭到對方的瘋狂報復。

最為重要的是,林然這個人算不上真正的正人君子,難保亦是采用一些卑劣的手段,到時他徐家的子孫恐怕就要遭殃了。

正是如此,若不是到了情非得已或者有絕對能弄死對方的手段,或者不可輕易對林然這個人下手。

只是任由著對方如此恣意妄為,或者是放任他躲在吳山的身后出謀劃策,那事情卻難保向著不好的方向發展,必定會生出種種的事端。

像現在,這恢復淮鹽舊例之事,原本已經是敲定下來的事情,連郭樸那邊都不會有什么異議,甚至皇上的因素亦考慮周全。

經吳山和林然這么一鬧,他想要繼續推動恢復淮鹽舊例,無疑會面臨著一定的輿論壓力。

如果他跟嚴嵩父子那般,不在乎自己的名聲,自然能夠按部就班地推進。只是考慮到自身聲名的問題,卻不得慎重思考了。

“吳曰靜?林若愚?”

徐階并沒有忙于票擬奏疏,而是在一張宣紙分別寫下了吳山和林然的名字,在一番猶豫之后,卻是在林然的名字上打了一個叉。

此時此刻,他覺得林然的威脅比吳山更大,且對付林然要比對付吳山更要迫切一些。

對于吳山,他有些認真地研究。個人德行自然是無可挑剔,但吳山對事情過于理想化,已然是深信吏治的那一套,這開海和整頓鹽政恐怕并不是他的初衷。

反倒是這個林然,令人是完全捉摸不透,亦正亦邪,仿佛天生就是一個混官場的料子。

正是這時,一名屬吏從外面匆匆走了進來。

徐階不想將自己的想法透露出去,順勢將宣紙對折,抬起頭沉聲問道:“什么事?”

這名屬吏不敢瞧徐階手上的宣紙,而是一臉凝重地拱手匯報道:“小的方才在外面,見到吳尚書方才去求見了皇上!”

隨著昔日的吏部尚書吳鵬去職,當下的吳尚書只剩下擔任戶部尚書的吳山。

“他怎么來到宮里了?”

徐階的眉頭微微地蹙起,雖然心知吳山定然是要有所行動,但卻猜不透吳山突然面圣的真正意圖,故而隱隱感到了一陣不安。

相鄰小說:天命十二肖無限之至尊巫師驚雷咸魚穿越者的獵殺方式娛樂之隨意人生韶華易逝盡相思掌上明珠會穿越的俗人首席強寵:異能冷清妻NBA之王
高手一期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