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穿越漢鄉章節

第一二三章漣漪微動

推薦閱讀:斗天武神大主宰我真不想花錢啊神藏武動乾坤至尊小農民神醫凰后重生之風流天下行

第一二三章漣漪微動

在沙漠戈壁上待久了,習慣了寂寞,就不喜歡去繁華的鬧市。

這可能就是家的感覺。

戈壁上最美的時光一般都是黃昏。

馬老六殺了一只羊,帶來了兩壇子酒,在戈壁上挖了一個坑,堆上石塊,在下面燒起了大火。

等石頭已經變得滾燙了,就把那只羊用木棍撐開,涂抹上香料之后,掛在中空的石頭堆里。

夏日里的野沙蔥真是滋味濃厚的時候,抓一把過來多蒜多醋的拌勻,就是一道不錯的美味。

“司馬先生肯跟我一個粗人一起飲酒,那是看得起我馬老六,來來來,我們先喝一碗。”

司馬遷端起淺底的黑陶碗,輕輕地跟馬老六碰一下之后,就一飲而盡。

“西域之地縱有萬般不是,這葡萄釀卻比長安的味道還要好一些。”

馬老六笑道:“主簿走的時候可以帶幾車回去。”

司馬遷點頭道:“如此,就多謝了。”

馬老六將葡萄釀酒壇子推到司馬遷身邊憨厚的笑道:“某家是粗人,品嘗不來這種酒,先生喜歡就多喝一些,某家還是喜歡中原傳來的烈酒。”

司馬遷吃了一口沙蔥,猶豫片刻,最后還是問道:“校尉久在西北之地,可否知道羌人馬房?”

馬老六搖頭道:“某家是漢人。”

司馬遷點點頭道:“校尉就沒有想過做一下馬房的族長?”

馬老六放下手中的酒壇子,低聲道:“這是君侯的意思嗎?”

司馬遷道:“是的。”

馬老六嘆口氣道:“既然是君侯的意思,那還說什么,末將遵命就是了。”

司馬遷搖頭道:“沒有那么簡單,你需要幕煙他們的幫助,否則,無力侵吞馬房。”

馬老六楞了一下道:“不能明著下手?”

司馬遷笑道:“臉面總是需要的,也不能寒了羌人大族的心。”

馬老六不解的問道:“我們難道之吞并馬房,對其余大族不動手嗎?”

司馬遷道:“馬房這兩年內戰不休,他們族中的男丁已經傷亡慘重了,這時候,他們很想投靠一個可靠的人,他們希望能在君侯麾下做事,君侯不允許,算來算去,只有你最合適。”

“如此說來,君侯要把馬房從武威郡遷出?”

司馬遷笑了,人人都說馬老六是一個棒槌,是一個傻子,可是呢,偏偏就是他在幕煙走了之后成了校尉,人人都說馬老六聽不懂別人的話,可就在剛才,他才說了幾句話,馬老六已經準確的掌握了君侯的心意。

“這么說,我還是清除掉馬房的一些人是吧?”

司馬遷不說話,馬老六起身從簡易烤爐中取出那只羊,羊肉的外表已經被烤成了金黃色。

他運刀如飛,烤熟的肉片如同雪花一般落在木盤里,不一會,就鋪滿了木盤。

馬老六繼續給剩下的羊肉上面涂抹了香料跟蜂蜜,重新把羊放進烤爐里,肅手邀請司馬遷用餐。

“還是在洞窟里作畫有意思,我可以把我在這里的見聞全部畫上去,如此,人們就知道我們曾經干過的事情,這非常的重要。”

司馬遷道:“校尉在干跟我一樣的活計。”

“你也在洞窟上繪畫?”

“不,我在紙上寫字,把我們現在以及我們知道的先人故事全部寫出來留給后人看。

校尉如果喜歡,那就繼續做畫,只是別忘記了馬房的族長,以及敦煌校尉這兩個重要職責。”

馬老六點點頭,他想活的簡單,可是,生活不允許,他并不缺少面對的勇氣,所以,他無所謂。

戈壁上的風將火苗吹得朝一邊倒過去,幽藍色的天空上已經有星辰在閃爍。

事情交代清楚了,司馬遷也就不想說話了,馬老六更是一個唇膜寡言的人。

兩人就坐在戈壁上,就著一堆篝火吃肉,喝酒……

………………………………

李廣利知道云氏的二夫人來酒泉了,也知曉云氏的重要幕僚司馬遷來酒泉了。

他特意在玉門關備下了豐盛的酒宴,可惜,不論是蘇稚,還是司馬遷都沒有來。

“校尉,關門吧,他們不會來了。”

李廣利站在城門樓子上等待了一天。

“再等等……”

李廣利的語氣極為虛弱。

星辰布滿天空之后,部將再次低聲道:“將軍,關門吧,否則,軍律無情。”

李廣利再次向前邊看了一眼,確認,前邊一個人影都沒有,失落的揮揮手,算是同意了部將的建議。

六名軍卒用力關上了沉重的城門,沉悶的落栓聲音像是tsxsw.com砸在了李廣利的心頭。

妹子死了,外甥被送去了長門宮,李氏多年的努力全部化為灰燼。

李廣利甚至覺得自己可能要老死在玉門關了。

回到城主府,大廳里空蕩蕩的,擺在那里的酒宴依舊豐盛,只是已經冰涼了。

李廣利坐在主位上,提起酒壺,卻發現酒壺是空的……

掃視了一眼大廳,就發現一個青衣漢子端著酒杯站在帷幕前,青色的衣衫與青色的帷幕讓他們混為一體,如果不仔細看,根本就不會發現。

青衣漢子舉舉酒杯道:“酒不錯,羊肉也不錯,就是那道野豬肉不好,可能是因為你沒有一個好廚子。”

驀然見到了一個陌生人出現在眼前,李廣利不驚反喜。

青衣漢子丟過來一枚腰牌,李廣利放在燭光前仔細辨認了一下道:“先生出自繡衣使者?”

青衣漢子收回腰牌,坐在長桌的對面,舉杯邀飲。

李廣利陪了三杯,就一言不發等待對方說話。

“李夫人以婕妤之位陪葬皇陵,昌邑王被李夫人在臨終前托付給了阿嬌貴人,這些事想必你已經知道了吧?”

李廣利道:“清楚,家兄,舍弟的信中說的很清楚。”

“你應該知道李夫人之所以把昌邑王托付給阿嬌貴人,這是李夫人自己的選擇,其中并無半點威脅之意!”

李廣利拱手道:“阿嬌貴人心胸寬廣,仁慈厚道,李廣利銘記于心,不敢忘懷。”

“你應該知道李夫人之所以生病,最終不治而亡,乃是病情如此,并非有人刻意陷害,這件事你了解嗎?”

李廣利拱手道:“舍妹生產之時,某家就守衛在舍妹身邊,一干飲食用度,都是某家親自檢驗,飯食飲水更是親自嘗過之后舍妹才會進食,如果舍妹在這樣的環境下依舊被奸人所害,李某認了。”

青衣漢子,無聲的笑了,指指長安方向道:“校尉可愿意為昌邑王去死?”

李廣利霍然起身,單膝跪在地上道:“李廣利生性無情,唯有舍妹與我那可憐的甥兒可讓李廣利忘記性命!”

“長安傳言,昌邑王劉將取代太子劉據,因此,長安城中人人都說太子劉據將要對昌邑王行不軌之事。

校尉怎么看?”

李廣利厲聲道:“我不管我的甥兒能不能成為我大漢之主,我只希望這孩子可以長命百歲。

不管是誰想要對我甥兒不利,就是我李廣利的生死大敵,某家必啖其肉,飲其血!”

青衣人滿意的點點頭,站起身道:“等著吧,用不了多久,你將奉詔回京,擔任昌邑王洗馬侍從。

有人認為這個職位非你莫屬。”

李廣利抱拳道:“某家當仁不讓!”

青衣人笑了,還禮之后就要離開。

李廣利連忙道:“敢問先生尊姓大名?”

青衣人搖頭道:“我的名字對你而言毫無意義,我只是受人之托不遠千里來問你這幾句話。

如今問完了,你也就該忘記我的存在了。”

李廣利笑道:“好一個相見不問名姓,無論如何先生為我可憐的甥兒奔波勞頓,某家過意不去,準備了小小的土儀,還請先生笑納。”

青衣人搖頭道:“我若敢拿你一個錢,就會付出性命的代價,校尉,我們就此別過。”

李廣利眼看著青衣人消失在庭院之中,沒有讓部屬相送,也沒有做任何安排。

回到長桌邊上,就這殘羹冷炙飲酒,直到天明。

相鄰小說:反派BOSS有毒大地府醫流狂兵葫蘆娃的叔叔星際男神是我爸萬天狂神十方帝尊圣羅赫爾蘭特記都市王牌保鏢贖魔
高手一期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