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吞噬小說網
首頁網游韓娛之崛起章節

第二百二十六章 有一個女孩曾為他這樣的哭泣過

(感謝“變幻的風1979”的萬賞,三更奉上,李順圭可是回來了啊,不要在說我了!三更求點擊、求訂閱、求收藏、求打賞,請大家移步正版,多謝!)

一般來說打人都是民事糾紛,民不舉官不究。哪怕人被抓來,私下里多陪些錢也就出來了。

不過卻還有另一種處理方式,那就是拒絕賠償!你不賠償怎么辦呢?那這就是刑事案件了,按照傷人的輕重程度是要被判刑的。

“怪不得我去年因為打了個小屁孩還被關了一個月!原來這是我沒賠錢啊!”一個小混混恍然道。

“所以沒事多學學法律,以后打人的時候記得下手輕點,報仇出氣了就好!”李夢龍總結了一通,聽的外面值夜班的警察一個個都面面相覷,不知道李夢龍這么講解究竟是好還是不好。

九點剛剛過,這里就熄燈了,只有遠處房間還有幾個守著夜班的人。而這些臨時關押點也只有李夢龍這里有些亮光,好在沒有什么不開眼的人過來搶。

其他的人都早早睡下了,只有李夢龍算是還精神,于是打算再研究下強制執行的相關法律。

因為沒有表,李夢龍也不知道時間,不過估計能有十二點了吧,外面隱約傳來了些許嘈雜的聲音。

李夢龍以為這是又有案子,無語的想著警察局的生意到是很好,而后遠處的黑暗中似乎他們又說了些什么,安靜后只剩下一個輕微的腳步聲,隨后也停了下來。

李夢龍到還不至于懷疑自己的聽覺,剛剛一定是有人向著這邊走來了,只不過半路停下了,所以現在應該是對方能借著燈光看到他,而他卻看不到對方。

這個黑暗中有一雙看不見的眼睛盯著人看的感覺還是有些恐怖的,李夢龍也摸不清是什么情況,只能拿起那本法律大全:“看到了嗎?這里寫著在警察局鬧事,是要從重處罰的!”

久久沒有聽到回應,李夢龍撓了撓腦袋:“我說你要是想讓我猜猜你是誰,好歹給個提示吧?”

“既然你不說話,那就是意味著你只要說話我就能聽出來。”李夢龍做著合理的推斷:“能來看我,我還和你這么熟的……”

李夢龍說道最后真的有些不可思議,帶著更多的懷疑問道:“李順圭?”

剛剛說完這三個字,那風塵仆仆的身影就出現在了燈光下,雖然帶著笑容,不過那紅紅的眼圈還是能說明一切問題。

“你不是變成了什么過來找我的吧!”李夢龍向后縮了縮身體。

而這時李順圭也顧不上別的,怎么就看到李夢龍就這么想打他呢!現在也是,于是想到就要做到,李順圭上前一把拉住李夢龍的手臂,隨后就是張開血盆大口咬了下去。

李夢龍是真的疼啊,于是也顧不上其她,直接死命的推著她的腦袋,而后看著那圈泛著血絲的牙印,他無語至極。

“我這不是為了給你證明我不是鬼嘛!”李順圭擦了擦嘴角,頗有些血腥瑪麗的意味。

“那你可以讓我咬你啊!”

“你當我傻啊!”

把身下的毯子遞給李順圭,讓她能坐在外面的地上:“你不是在巴黎嗎?不要跟我說你們一直都在韓國旅游?”

“現在這些還重要嗎?”

“當然啊!好不容易給你空出個假期,你去韓國旅游真的就是說不過去了!”李夢龍頗為認真的說道。

李順圭現在真的是無語至極,這個和她想象中的的場景一點都不一樣,現在不應該是李夢龍蓬頭垢面,瑟瑟發抖的躲在角落里。

而她突然出現的時候,李夢龍立刻飛撲過來,緊緊的抱著她,先是哭訴自己是被冤枉的,而后再轉而成為害羞,默默的松開手輕輕的問道:“你是為了我特地趕來的嗎?”

“嘿?發什么呆啊?說啊,這個還需要借口嗎?”聽著李夢龍的話,再次看了看他的神色,簡直比正常人還要正常人。

“你管我啊,我提前回來了不行嗎?”李順圭沒好氣的說道,同時看到李夢龍后全身繃緊的肌肉也漸漸松弛了下來。

李順圭其實是在巴黎那邊和父母一起旅游太無聊了,很多常年不回家的人都知道,和父母們在一起一周內是親情和想念,但是半個月后就是仇人了。

而且她爸爸媽媽總是話里話外的向李夢龍身上靠,多了之后哪怕她李順圭再傻也明白過來是什么情況了,她的父母竟然讓她去倒追。

我的個天啊!她是誰,她可是少女時代的sunny啊,倒追李夢龍?你們以為他是玄彬嗎?

于是最后留下了句話李順圭就自己撅嗒嗒的先回來了,至于消息自然是保密,驚喜嘛!至于那句話就是:你們有不是只有我一個沒結婚的女兒!

于是二姐李銀圭再次遭殃。

而剛剛下飛機后李順圭就看到了忙內的短息,什么都沒說立刻就給李爸爸打過去電話,而把李夢龍視為準女婿的他也開始發動著自己的力量。

不過這件事情到不復雜,甚至是很簡單。李夢龍打人了,要么私了賠錢,要么進去蹲著。于是李順圭再次拜托她爸爸讓她間李夢龍一面,于是就發生了剛剛那一幕。

畢竟這里不是監獄,進出要輕松的多得多,不過這些李順圭才不會給他解釋呢,說多了多掉價!

看著李順圭倔強的模樣,李夢龍的笑容愈發的溫柔了,在今天這個時間這個地方,很可能是他最后自由的一天,能看到李順圭的出現,他是真的感覺圓滿了。

不過這些話他也不會說,可能永遠都不會說。說出來多么不男人,于是除了眼光中難掩的溫柔外,他的話一如既往的有些抬杠。

正在二人享受這種彼此安靜的時光時,李順圭卻幽幽的飄過來一句:“聽說打人了?三個經紀人還有一個邊伯賢?”

李夢龍仔細思索了下,感覺李順圭不是那種幫理不幫親的人啊,她會在乎那幫人的死活?于是笑聲的應了一聲。

“聽說是為了金泰妍打的?”

懂了,李夢龍這回什么都懂了,我的媽呀,李順圭盡然吃醋了?這就是李夢龍第一反應,估計也沒有錯了,不過他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按照自己本心來說可能是不行了,難道告訴李順圭,你吃醋的時候我很開心和幸福?

于是只能稍微冷靜些支支吾吾:“那個,也不全是,還有上次他們不也是也欺負你嘛,我……”

“那上次為什么不打他們?是因為我沒有金泰妍可愛嗎?”

雖然看不清李順圭的表情,但估計她現在也應該有些害羞吧,畢竟以他們兩個的性格,都不擅長說這些話。

“這個你知道的,少女時代里面你最可愛啊!”難得說的這么露骨,李夢龍都快欄桿攥出手指印了。

“切,誰稀罕!”李順圭傲嬌的說道。

“這次恐怕一定要掉檔案了,你還是什么都沒想起來嗎?”李順圭有些擔憂的說道,對于李夢龍身份的問題她了解的最為清楚。

深深吸了一口氣,這也是李夢龍現在最大的疑問了:“想不起來,不過估計我應該是個良民吧,我能干什么壞事!”

“我看也是,膽子這么小!連撒謊都不會!”

tsxsw.com“誰說的?我明明會撒謊的!”

“呃,剛剛那句我最可愛的是撒謊的?”

李夢龍恨不得甩自己個嘴巴子,都是什么啊,果然和李順圭聊天不能分神,分分鐘被虐的節奏啊。

“把手伸出來!”李順圭不容置疑的說道。

“不要了吧,都有個牙印了,再咬一下就出血了!”

“嗯?”

“我真是服了你了,輕點啊,還有……”

李夢龍的下半句根本就沒說出來,因為他的手被李順圭緊緊的握在了手心,而后曲起腿,把臉頰也壓了上來。

她的手很涼,這是李夢龍最初的感覺。隨后又察覺出她的手在輕微的顫動,到了最后他甚至在手背上感受到了一絲的液體痕跡,不用猜,他也知道那滴一定很苦、很咸。

“你要真是壞蛋,我怎么辦啊?我去哪再找助理啊?”李順圭近乎呢喃道:“我餓了誰給我做飯?我不開心了誰來哄我?我想玩游戲了誰來被我虐?還有一起吃飯、一起看電視……”

說道最后李順圭的聲音已經輕的聽不清了,李夢龍的手輕輕的放在她的頭上不斷安撫著,鼻子里酸楚的感覺又是一種全新的記憶。

他能知道李順圭在說著什么,因為這段生活他和她一樣,一直都很是珍惜,從最開始和她因為狂粉夢幻般的相遇,到后面住進來宿舍,給她做飯、陪她看電視玩游戲,一起去綜藝,一起去和樸向民拍桌子,一起……

不止是李順圭再也找不到這么一個助理,他李夢龍也不可能在找到這么一個老板,他們對于彼此都是唯一的存在。

可是直到今天他們才對著彼此說出了這番話。

隔著欄桿,借著一旁那昏暗的臺燈,他用力的看著這個低頭無聲哭泣的女孩,他想把這一幕印在腦子里面,一直到很久之后都可以拿出來翻看。

在他最低落、最慘淡的時候,有一個女孩為他這樣的哭泣過!

高手一期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