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吞噬小說網
首頁網游韓娛之崛起章節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幻滅

具泰亨在猶豫著是不是現在直接跳下去比較好,畢竟這也算是允兒給他的提示了嘛,到也不怪他一心想要尋死,實在是少女們得理不饒人啊,一個個嘰嘰喳喳的簡直就要把他釘在恥辱柱上了。

沒有道理的時候少女們都能強行辨出三分呢,更不用說現在勢頭百分百的站在她們這邊,再說平日里和李夢龍斗智斗勇慣了,這冷不丁的碰到這么一位老實人,欺負起來簡直不要太簡單。

原本鄭秀妍這種的還在后面跟著附和幾句,畢竟說話的人多了也是種壓力嘛,不過現在看來可以安靜的閉目養神了,這種級別的戰斗根本就用不到她動手的,殺雞焉用牛刀!

最興奮的那幾個自然沒有這種覺悟的,她們這是為了團隊出頭呢,屬于要要重獎的那種,至于具體的獎勵嘛雖然暫時還看不到,但她們自己也不在乎,了不起自己請自己好了,有個借口也是好的嘛。

所以現在單單看畫面的話,具泰亨簡直就是犯了十惡不赦的大罪,屬于判死刑都不需要緩刑的那種,直接拉出去突突了一點冤枉都不存在的,這種嘴里說著是她們的粉絲,結果放著其她組合歌曲的人,有任何拯救的必要嗎?

車后面的李夢龍依舊老老實實的坐在那邊,仿佛真的睡著了一般,只有靠著他的徐賢知道這貨現在一定很是開心,雖然沒有笑出聲音來,但是從身體不時的顫抖來看壓抑的相當嚴重。

倒也不能怪李夢龍幸災樂禍,實在是這畫面他真的是感同身受啊,要知道這平日里都是他經歷這些的,關鍵是這種事說出去還沒人信,畢竟少女們把自己的形象經營的太好了。

曾經一度李夢龍都去夙愿那邊實名制揭發了,為了一擊致命他甚至偷偷拍攝了一些視頻作為佐證,再加上他這活生生的人證,按理說應該沒有什么疑問了。

結果就是面對如此翔實的證據,夙愿們竟然死活不承認,這讓李夢龍第一次知道了粉絲群體的無恥,合計著她們的偶像就非得全是正面形象唄?連一點點的黑暗面都不能有?

現在總算是該真相大白了吧,哪怕到時候依舊沒人愿意相信,但李夢龍也很滿足了,因為至少面前的具泰亨百分百從此以后會站在他這邊的,李夢龍已經打算過后和這位兄弟好好聊聊了,是不是組建個兩人的少女時代anti俱樂部之類的。

只不過他這暗爽實在是有些掉價的,不敢去和少女們正面硬剛不說,還在背后偷偷摸摸的發笑,這很是不符合徐賢的人生觀,所以她偷偷默默的把自己的小手伸到了李夢龍的腰間,隨后就是用力掐了。

沒有防備之下李夢龍直接被疼得叫了起來,實在是太過于突然了,當然也和小丫頭下死手有關系,不過無論如何他算是吸引了全車人的目光,一時間相當的耀眼!

不過眾人看著他的眼光也不太相同,鄭秀妍幾人完全就是在看神經病;金泰妍幾個則是滿滿的怒火,他這是要犧牲自己來解圍嘛;具泰亨眼里就是崇拜了,估計現在以身相許的想法都有了。

最過分的是徐賢,雖然隱藏的很好,但眼中那抹偶爾閃過的幸災樂禍卻怎么也藏不住,也就是李夢龍現在沒工夫看她,否則發現的話分分鐘就給這丫頭點教訓。

無論如何站都站出來了,那就說兩句唄,否則這黑鍋不就白背了嘛:“這個歌曲吧可能是節目組那邊臨時換的吧,好像是說最近幾天讓你們多聽聽,以后有機會相互表演下對方歌曲!”

“沒錯,我好像也聽到他們這么說了一句!”具泰亨立刻附和道,這種時候不撒謊那都對不起自己啊,反正今天過后他是決定要和少女們保持距離了,這每天都離的這么近的話,他生活中最后一抹色彩豈不是都要沒了。

“你感冒好了?”金泰妍捏著嗓子相當反派的說道,也就是她這張臉怎么看都不像個大反派了,所以說她金泰妍演技一直不過關也是有理由的,誰讓她長得這么可愛呢!

雖然不知道金泰妍的思緒飄到了哪里,看著那自我陶醉的笑容李夢龍都暗暗打寒顫,但金泰妍的潛臺詞他還是讀懂了的,貌似他這感冒還得繼續下去,至于什么時候好就看她們的意思了。

李夢龍自然不會為了一個陌生人和少女們硬剛的,他自己都自身難保呢,所以只能最后善意的提醒了下:“好好開車啊,哪來的那么多話!”

盡管這句話看似是句訓斥,但具泰亨真的是從心里感激,畢竟這不是他和少女們搭話,而是少女們強行要和他聊天,所以有了李夢龍的這訓斥,少女們應該會老實許多了吧!

也就是現在具泰亨腦子有些懵,有些類似于即將溺水的存在,別管抓到什么緊緊抱著就對了,如果他能清醒些就會意識到,李夢龍可不是什么粗大的樹干啊,最多就算是一根小樹杈而已,絕對不能讓他活下來就對了,了不起也就是拖延幾分鐘。

畢竟但凡是夙愿都知道李夢龍在少女們這邊向來是大事上他做主的,工作上的事情李夢龍也可以勉強拍板,但也就僅此而已了,現在算是工作嗎?至少少女們不這么認為啊!

所以兩吞噬小說網 tsxsw.com分鐘后具泰亨的被搭訕之旅繼續飛速的進行著,當開到目的地的時候他整個人都快虛脫了,一路上應付著少女們的各種刁鉆提問簡直太耗費精力了。

尤其是問題的角度都相當的驚奇,雖然問題表面看起來都很是簡單,但細細想來都是陷阱啊,問他襪子多少天換,這種問題和她們有半毛錢的關系嗎?偏偏她們還就問了!

下意識的就想著實話實說來著,好在生死之間他終于反應了過來,這要是說實話了,他以后還找不找女朋友了?以后還怎么在夙愿這邊做人?

類似的挖坑簡直不要太多,有心直接安靜的做個啞巴吧,但少女們的手段又多的很,最為簡單的一哭二鬧三上吊就讓他招架不住了,總體而言這一路的體驗相當的刺激!

“司機oppa,到地方了,要不然你也進來好了,我們去找wg給你要簽名,你不是很喜歡她們的嘛!”允兒很是貼心的說道,只不過嘴角那壞笑能不能稍稍隱藏一些,也太過于直白了吧!

好在具泰亨現在是什么都發現不了的,他已經想要開車溜走了,所以只能被動的防御著:“這就不必了吧,我這邊還有別的工作呢,你們也快去忙吧!”

“嗚嗚,你這是在趕我走嗎?我就知道……”

具泰亨真的感覺自己的頭要爆炸了,這招都用了一路了,就沒完了是吧?關鍵是林允兒也不嫌嗓子累?這不是在向他側面的展示唱功吧,難不成要夸獎下允兒的這方面?

想到就去做嘍,反正他現在離生無可戀已經不遠了,總體而言夸獎的效果還是不錯的,允兒雖然也沒弄懂對方為什么要突然夸自己唱歌好聽,畢竟她這一路也沒唱歌啊,但只要是事實她都愿意抱著善意的態度去接受的。

“哈哈哈,算你有眼光!以后我solo的時候你記得要宣傳啊,還有多買幾張專輯,要不然現在約定一下好了,你要買幾張?”允兒那叫一個趁熱打鐵啊。

具泰亨迷茫的眨了眨眼睛,事情怎么就莫名其妙的進展到這一步了呢,不過話都是他說出去的,關鍵是允兒這大眼睛眨啊眨的也不好拒絕的,哪怕是被折磨了一路后,他看著這張臉竟然還會下意識的覺得對方是個仙女,這太不正常了!

“買十張怎么樣?”

“我們這都是什么關系了,你就買十張?”允兒很是夸張的說道:“我的solo專輯一定會很便宜的,你放一萬個心,再想想!”

具泰亨很想問一句他們是什么關系啊?說的決絕一些就是因為工作而一起相處了不到一小時的陌生人而已!但是看著賣萌的允兒,他這些話又忍了回去:“五十張,我到時候送給同事為你宣傳!”

“那就這么說定了啊!”允兒立刻從車里跳了出來,隨后不停的催促著后面的李夢龍:“oppa你聽到沒有,我的solo專輯已經賣出去五十張來呢,這都是我自己爭取過來的銷量!”

“所以?”

“所以趕緊讓公司給我出專輯啊,我這么高的人氣你們也不知道利用一下,唉咦,我都替公司發愁呢!”允兒摸著下巴很是悲天憫人的說道。

李夢龍那是絕對不會在這種問題上吃虧的,如果換做一般人也就打哈哈拒絕就好,或者給個模糊的答案,但是李夢龍知道對待這幫人不能如此的。

只見李夢龍掏出手機打開了錄音模式,整個人很是正經,讓允兒把剛剛的話復述了一遍后,他這才實在的說道:“雖然公司近期沒有這種打算,但誰讓我疼你呢,所以放一萬個心,哪怕公司不出面,我私人掏錢給你出solo專輯,所以你可以準備起來了!”

一句話允兒直接傻眼了,對著李夢龍瘋狂的開始眨眼睛,這節奏不對啊,但是對具泰亨管用的手段對李夢龍就不成了,賣萌這種事情太過于表面了,還指望李夢龍相信她們都是好人嗎?

眼看著有落井下石的機會,先出來的少女們一個個都湊了過來:“我們的二忙內這么心急嗎?是不是嫌棄歐尼們占資源了?”“有什么話你直接和我們說啊,越過我們直接和公司攤牌就不合適了吧!”“好歹都是姐妹,這專輯我也出錢成不,就算是贖罪了!”

允兒氣呼呼的指著這幫人,一句完整的話說不出來,這幫人還敢再無恥一點嘛,雖然看似說的都是事實,但里面的貓膩簡直不要太多!

允兒嫉妒人氣之類的姑且先不說有沒有,李夢龍算哪門子的公司?和李夢龍說那叫開玩笑,那能叫和公司談判?還有裝作一幅慘兮兮的模樣要掏錢,她們這是賺錢好不好,她林允兒的專輯會有賠錢的說法嘛,明明是給她們自己一個發財的機會!

李夢龍默默向后退了兩步,這種時候就要深藏功與名,這都是生活帶給他的智慧,只不過似乎身邊有一束崇拜的目光啊,用余光打量了下,具泰亨看著他的目光似乎有小星星在閃爍。

雖然被一個男人用這種目光看著很是不習慣,但還是能忍受一下的,而且他心里也難免有些得意,能把這九個丫頭擺弄明白的男人不多了,而他李夢龍無意識其中最好的那一個。

就在這邊允兒和一幫歐尼大型互撕現場即將成型的時候,那邊幾臺保姆車卻也陸續開了過來,大家打打招呼什么的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除了允兒自己一個人生著悶氣。

李夢龍雙手背在腦后,以他的視角來看其余幾個組合的司機也都不是特別正常,畢竟那些人都算是李夢龍的同行了,以他們的身份不可能在這種公開場合滿是驚喜的打量著其余明星的,太給自己老板丟人的說。

所以多半都是和具泰亨差不多的角色,至于他們有沒有幻滅感就不是李夢龍知曉的了,本以為事情到了這里就可以攤牌了,誰知道節目組的心還不小,竟然把丫頭們都先給請了進去,似乎這事情還要繼續啊!

外面都剩下這幫人之后就輕松了不少,具泰亨整個人都近乎癱坐了那里,只是聽著其余幾人訴說著這一路的各種感受,總體而言似乎那幫人過的都相當愉快啊!

輪到他的時候反而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了,照實說吧似乎有些揭短的意思,但要是讓他替少女們隱瞞的話又感覺對不起自己,一時間相當的糾結。

“少女時代總體來說還是很熱情的!”猶豫再三具泰亨用了這么一個詞語,似乎乍聽來看應該沒有貶義的意思吧!

具泰亨只能用這種含糊的中性詞語來表達自己的情感了,但愿夙愿們過后看過節目后能理解他,真的不怪能怪他啊!

高手一期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