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玄幻北宋小廚師章節

第八百七十七章 殺人滅口

推薦閱讀:鄉村小神醫超級女婿全職法師斗天武神遮天圣墟神藏凌天戰尊大主宰武動乾坤

“你方才說的當真,趙知府真的打算棄城而逃?”岳飛目送宗澤遠去,嘴上忽然說道。

他身旁的那名士兵抱拳道:“小人怎敢欺騙將軍,今日拂曉時分,趙知府化作商人,攜帶大量的家財欲從西門離去,由于將軍命我等嚴守城門,仔細盤查,防止敵人的細作入城,待我軍弟兄上前盤問時,見對方支支吾吾,于是將其攔下,欲送回軍營審查,趙知府才道出實情,但他堅持自己并未逃跑,而是想將那些金石古畫運往安全之地。”

岳飛一心為國,生平最討厭這等貪生怕死之輩,咬牙怒道:“我等來此浴血奮戰,而他身為堂堂一知府,在此時竟然想棄城而逃,倘若百姓知曉,必定人心惶惶,真是豈有此理,可恨之極!”

話說到此,他又想到李奇與李清照交情匪淺,不禁又有些猶豫,道:“趙夫人可也在?”

那士兵搖頭道:“未見知府夫人。”

岳飛點點頭,道:“如今趙知府在哪里?”

那士兵道:“由于弟兄們初到這里,很多人都不識得趙知府,于是將其送到了營中,待將軍定奪。”

“此事可還有人知曉?”

“當時天還未亮,出城人不多,就咱們那幾個弟兄知道。”

岳飛點點頭道:“很好,待會傳我命令下去,此事誰若敢說出去,擾亂軍心,定當軍法處置。”

“遵命!”

岳飛急忙趕到營內,一進屋就見趙明誠坐在椅子上品茶,心中更是看不起此人,但礙于李奇的面子,他最終還是忍了下來,退一萬步說,他不忍又能怎么樣,趙明誠是文臣,他是武將,而且品階比他高了幾個位子,見面你就得行禮,以示尊敬,拱手道:“恕罪,恕罪,由于如今是關鍵時期,故此士兵們都非常緊張,錯拿知府大人,萬分不該,我已狠狠的懲罰了他們。”

趙明誠似乎秉承了文臣一貫的尿性,膽小怕死。前幾日,他見敵軍一路暢通無阻的就來到萊州城下,這還了得,而岳飛又閉門不出,雖然敵軍最終還是退卻,但究其原因還是因為敵軍準備不足,若是他日對方卷土重來,誰敢保證這位弱冠之年的將軍能夠抵擋的住,這讓趙明誠覺得萊州太不安全了,故此他思前想后,還是決定出去避避風頭。

其實這也不能怪他,皇DìDū是如此,臣子自然也就不會好到哪里去了。

但這畢竟是丟面子的事,而且若是岳飛上報朝廷,那趙明誠恐怕也會遭到免職,原本他還在想各種措辭,見岳飛一進來就賠罪,忙順水推舟道:“岳將軍所言,我豈能不知,我也非胸襟狹隘之輩。”

說著,他又嘆了口氣,道:“其實我也有做的不對的地方,實在是這些金石可是我窮盡畢生之力所得,我趙明誠一條性命何足為道,但是我實在不想這些寶貝有落在那些莽夫手中的機會,故此,想趁著敵人退走這個檔口,先運送這些寶貝出城,放置一個安全的地方,而后再回來與百姓共存亡。”

岳飛如何信他,若是如此的話,你大可以叫你夫人去做,你身為一州知府,豈能隨意離開自己的崗位。但是他已經下定決心不與趙明誠計較此事,笑道:“是的,是的,趙知府用意,岳飛自然明白,只是——岳飛以為趙知府大可不必為此勞神了,因為我已經決定今夜就出兵昆崳山,勢要全殲敵人,趙知府在此靜待佳音便可。”

這消息可是來的太突然了。趙明誠驚訝道:“岳將軍此話當真。”

“自是不敢欺瞞趙知府。”岳飛拱手道。

趙明誠呵呵道:“那真是再好也沒有了。”

岳飛與趙明誠交代了一些今晚出兵的事宜,又保證不會將此事說出去,這才將趙明誠送走,隨后他又去到牛皋房門前,敲了敲門。

“誰?”

“我,岳飛。”

“哦,俺老牛不舒服,不便出門相迎,岳小哥有事么?”

岳飛微微一笑,道:“要是牛將軍身體抱恙,那就留著萊州城內守城吧,我今夜獨自領軍去進攻昆崳山便是。”

“啥?進攻昆崳山?”

牛皋驚叫一聲,聽得里面一陣亂響,啪得一聲響,門從里面打開來,只見牛皋極其認真道:“岳小哥,你可不能撇下俺老牛,去吃獨食啊!”

岳飛苦笑一聲,道:“你快點準備下,我先去營中安排一些事情,你快些來。”

“哎哎哎,俺立刻就來。”

深夜,由岳飛、牛皋就率領的八千輕騎軍悄悄出了南城門

京城。

今日在朝中發生了一件極其詭異的事,事情得來源只因一份來自李奇的奏章,奏章中內容也十分簡單,就是彈劾一人,此人便是都快被群臣遺忘得王黼。當群臣得知時,表情是出奇得一致,均是一臉錯愕。

整個大殿中恐怕只有宋徽宗一人知道事情得始末,更加令群臣驚訝得是,這個上奏之人并沒有來上朝,這可是極其罕見得。

宋徽宗看完奏章后,登時龍顏大怒,一拍桌子就嚷著要宣證人上殿。

唉。真是墻倒眾人推呀!

王黼曾得罪這么多人,如今也是該遭報應得時候了,那證人幾乎都是成群結隊得上殿,口述狀告王黼一條條令人汗毛豎立的罪狀。

就別說滿朝文武了,哪怕是宋徽宗本人也有些始料未及,心中怒氣更甚,不給旁人任何辯駁的機會,立刻下旨意將王黼父子等人發配最南邊的欽州,永不得入京,另外還讓李奇親自去抄王黼的家。

而且,宋徽宗似乎不容群臣多想,這早朝都還沒有結束,圣旨就已經下到了王黼家中。

其實在竹馨死的那一晚,李奇就派人將王府團團圍住,別說人了,哪怕是一只蟑螂都得盤問百八十遍,不管是否有罪,全部踩死。

在一家小酒樓內。

李奇坐在窗前,目光始終望著樓下的街道處,他對面還坐著一人,此人便是秦檜。要說這秦檜也真夠不走運,原本他回來第一件事自然是論功行賞,可是宋徽宗如今哪里有心情發賞,甚至都還沒有召見過秦檜。

不一會兒,前面突然傳來一陣騷動,李奇偏頭望去,只見遠處行來一大隊人馬,兩輛囚車的前后跟著百余名士兵,無一人能夠靠近,兩輛囚車中自然是坐著王黼、王宣恩父子,曾近一時無兩的賢相王黼,如今卻已淪為階下囚,這不禁讓人感慨世事難料啊!

突然,岳翻身著軍服走了上來。

www.ckyfeg.live吞噬小說網

李奇喝了口茶,目光兀自還是落在窗外,淡淡道:“他說了些什么嗎?”

由于這件事宋徽宗不想泄露,故此,捉拿王黼父子的事,順理成章的也就落在了李奇頭上。

岳翻道:“回稟步帥,自始至終兩位重犯除了磕頭認罪,就沒有再說了。”

李奇微微皺眉,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

待岳翻走后,秦檜忽然道:“大人,這事有些蹊蹺啊!”

李奇哦了一聲,道:“此話怎說?”

秦檜皺眉道:“王黼乃貪生怕死之輩,且絕非無能之輩,這種人只要還未死,那他絕不會當自己輸了,在這種時候,他應該會有所動作,不可能連句求饒的話都沒有,更加不可能就此磕頭認罪,而且,他兒子才這么點大,如今卻恁地淡定,我看其中定有文章。”

這一番話無疑提醒了李奇,暗道,是啊,太安靜了,這絕不像王黼的作風。他手指快速的敲擊桌子,沉吟片刻,難道。他面色忽然一驚,對了,這廝玩弄權術不亞于蔡京,而且心思慎密,若能察覺出甚么,也在情理之中,若是如此的話,那可就糟糕了,此人決計留不得。隨即突然笑道:“縱使他有通天的能耐,那又如何,如今大局已定,這欽州他是去定了,不足為慮。”

秦檜忙道:“大人,這欽州說遠不遠,說近不近,快馬一個月便能到京師。”

李奇一挑眉毛道:“那你的意思是?”

秦檜雙眼微合,冷冷道:“斬草需除根,不說后患無窮,但求永絕后患。畢竟世事難料,只要他還活著,誰能保證他日王黼不會回到京師。”

李奇瞥了眼秦檜,暗嘆一聲,婦人之仁,這或許就是我和他的差距所在。道:“你說的也有道理,可是我大宋自開國以來,就很少殺大臣,甚至可以說從未有過,你瞧,普通人犯罪都是徒刑,可士大夫犯罪,還有車子接送,唉,早知如此,我當初也該弄個進士名額來啊。”

秦檜道:“那只是朝廷罷了,不代表天下人如此,那方臘賊子和宋**子可沒有少殺士大夫。從東京去往欽州路途遙遠,倘若途中發生了什么意外,那也在情理之中,最多就是那些押送的士兵玩忽職守罷了。”

“是啊!意外這東西是很難避免的,但是我們可以將出現意外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李奇單腳站起來,從旁拿過拐杖來,一瘸一拐的離開了座位,轉頭道:“秦檜,你多安排些人去保護王賢相父子,機靈點,我可不想出現——那話怎么說來著,哦,殺人滅口。”

“遵命!”

秦檜頷首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本站)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相鄰小說:道仙凡最強棄少神秘之旅斗羅大陸II絕世唐門逆死傲世九重天圣騎士趙大牛超級兵痞嫡女歸來修世路
高手一期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