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玄幻北宋小廚師章節

第八百二十一章 名副其實的火槍(求月票)

推薦閱讀:鄉村小神醫超級女婿全職法師斗天武神遮天圣墟神藏凌天戰尊大主宰武動乾坤

這番言論可不是李奇的靈光一閃,北經濟,南農業計劃很早就已經在他的構思當中了,只是今日順便借著這忽布說了出來。

他總是提倡發展經濟,發展經濟,但是農業終究是根本,他也害怕商業的興起,會讓大宋農業進入蕭條期,這是很可怕的,也絕非危言聳聽。

為了很好的結合兩者,李奇才提出了管子的輕重戊策略,只要朝廷將輕重戊論作為對待周邊國家的主要策略,那么農業和商業將會齊頭并進,共同發展,可以說輕重戊跟李奇的新法簡直無縫銜接,甚至可以說輕重戊就是將李奇新法所帶來的利益最大化的秘密武器。

因為輕重戊的根本就是糧食,利用糧食去削弱各國,但是要想做到這一點就必須依靠商人,兩者缺一不可,所以這就逼迫朝廷必須兩頭抓,那么,你就必須得減少農稅、商稅,這對于他的新法可tsxsw.com是有莫大的好處,能夠加快推進新法的進程,而谷不賤賣,農自然就不會去行商,而商人能利用糧食追求財富和權力,他們自然會更加努力的去坑錢。

要知道其它國家總是要與宋打仗,究其原因,還是因為他們在其它方面斗不過宋朝,唯有利用粗暴的武力去從宋朝那里謀取利益,你若跟宋朝玩經濟,那里無疑是自找死路,遼國就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

但是作為宋朝來講,你不能以己之短攻彼之強,那也是自取滅亡,經濟侵略才是最佳的方案,這也是李奇看重輕重戊的一個最為關鍵的原因。

糧食、貨幣、商業代表著農民、朝廷、商人,這三者一旦結合起來,那威力足以勝過千軍萬馬。

都說喝酒助興,但是李奇這番話卻勝過千百美酒,從宋徽宗高興的表情,就不難看出,他這一席話將會奠定此后宋朝對外的策略。那么可想而知,大宋百姓無疑成為了最大的受益者。

酒過五巡,宋徽宗喝的有些茫茫然,帶著滿臉的微笑回去了,此行不僅品味到了美酒,還嗅到了那一絲霸主的氣息。

李奇也是長出一口氣,終于把這些大鱷給忽悠走了,不容易啊!

不過,今日注定是忙碌的一日,送走他們后,李奇就準備去軍器監,如今一想到火槍,他就興奮的直哆嗦,淡定不下來呀。

可是臨出門口時,他又碰到了今日最不想碰到的人,那就是秦夫人。此時秦夫人正滿臉怒容的站在李奇面前,似乎要將李奇活吞了一般。

又搞什么呀?更年期?李奇小心翼翼的走上前,招手道:“夫人,咱們這么熟了,你就不用送我了。”

秦夫人怒哼一聲,道:“你為何要騙我?”

李奇錯愕道:“我何時騙了你?”

秦夫人道:“我爹爹方才已經全部告訴我了,皇上其實只是來品嘗你新釀造的天下無雙。”

今日她可是出了一盤大丑呀,當她從王仲凌口中得知,原來皇上今日前來只為美酒,不為其它,至于那句欺君之罪,宋徽宗已經不知道和李奇說了多少遍。方知受騙的秦夫人,這口怒氣如何還咽得下去。

日。王仲凌,你丫還真是嫌這世界太太平了是吧?李奇笑道:“不錯,所以我沒有騙你呀,我一開始就說了,皇上是來討酒喝的,是你自己不信罷了。”

秦夫人一愣,臉上微紅,懊惱道:“你為何偏偏要說討酒喝,還說的煞有其事,我能怎么辦?”

李奇雙手一張道:“夫人,你是知道的,我這人文采就這樣,你不能拿我和令尊那種才高九斗的學士去比啊,那太欺負人了,你自己不也說了么,我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做菜。其實我沒有一句話是騙你的,包括欺君之罪和新菜式,是夫人你自己太緊張了,弄得我都快瘋了。”

秦夫人怒道:“你還怪我?”

李奇呵呵道:“我沒有怪你,我知道,夫人也是關心我。”

“你知道便好。”

此話一出口,秦夫人又覺這話有些不太合適,忙改口道:“我只是關心紅奴。”

“了解,了解。”李奇嘿嘿直點頭,道:“只要夫人以后莫要進廚房,一切都好說。”

秦夫人如今一聽廚房,登時覺得尷尬無比,銀牙緊咬,斬釘截鐵道:“這你大可放心,我已立誓,此生絕不入廚房。”

“英雄所見略同。”

李奇哈哈一笑,隨口道:“那夫人可得找一個廚師丈夫呀——呃,似乎我又說錯話了,馬橋,快快備馬,八百里加急,我有事要走先一步。”

說話間,他就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這——這人太可惡了!秦夫人滿臉血紅,雙目透著火光,恨得是咬牙切齒,直想取下繡花鞋扔了過去。其實就她這性格能和李奇共處這么久,本身就是一個奇跡了

出了秦府,李奇和馬橋快馬加鞭的去到了軍器監,與虞祺回合后,又趕去了西郊那片茂密的崇山峻嶺。

這次試驗武器的地方,安排在秘密基地后面的那塊大空地上面,就從這空地的大小來看,李奇是充滿了期待呀,因為唯有更為強大的火器,才需要更加寬廣的場地,像震天雷之內的,都可以放在家里試驗。

當李奇來到的時候,烏氏兄弟、虞允文等一干精銳早已經在空地上等候了,看得出,他們都很興奮。

“下官(徒兒)見過監事(師父)(副監事)。”

虞允文而后又向虞祺問了一聲好。

多日沒見,虞祺嘴角露出了一絲慈祥的笑容。

“各位最近辛苦了。”

李奇拱拱手,又朝著虞允文道:“允文,你在這里還習慣吧?”畢竟這孩子的年齡太小了,把他丟在這深山老林里面,李奇還是有些不放心。

虞允文作揖,一如既往的用那老氣橫秋虞祺道:“蒙師父掛念,允文一切都好。”

烏有才大咧咧道:“允文這孩子可喜歡這里了,他經常說在這里終于不用挨罵、挨。”

話剛到此,他忽覺邊上有人拉了下他的衣袖,詫異的轉頭一看,見烏有華都快眼珠子掛在眼角上了,他這才幡然醒悟,虞允文的父親可是軍器監副監事,而且就站在他面前,尷尬的望了眼虞祺,冷汗是刷刷直流。

虞允文心中也是叫苦不迭。

烏有才的話雖沒有說完,但是虞祺已經聽了個明明白白,見兒子竟敢外人面前編排老子,父威何在,忍不住的瞪了虞允文一眼。

就這一眼,可把虞允文給嚇了個半死。

李奇也知道虞祺的脾性,輕咳一聲,趕緊轉移話題道:“對了,對了,我聽副監事說,你們新研制出一種名叫火槍的武器?”

烏有華頷首笑道:“回監事的話,這火槍正是允文發明的。”

李奇哦了一聲,道:“當真?”

虞允文輕輕點了幾下頭,清純的眸子中閃爍著興奮和忐忑。

虞祺卻皺眉道:“烏監作,允文才這么點大,他能做出什么來好武器,可莫要讓監事白跑一趟了。”其實他對自己的兒子是非常有信心,但是信心和這軍國大事可就兩碼事,萬一弄不好,那可就不是丟面子的事了,所以他還是有些忐忑不安。

烏有華卻自信滿滿道:“副監事請放心,這火槍絕對能堪大用。”

“好了,閑話待會再說,是驢子是馬,拿出來遛遛便知。”李奇迫不及待的招招手道:“快點拿出來吧。”

烏有才道:“已經拿出來了。”

“什——什么?”

李奇忙左右晃了晃頭,可是并未發現有何特別的武器,納悶道:“我怎地沒有看見?”

烏氏兄弟與虞允文面面相覷,面色稍顯怪異。烏有華望著身后一指,道:“步帥,他們四人手中的拿著的正是火槍啊!”

李奇定眼一瞧,只見烏有華身后站著四個牛高馬大的士兵,每人手中拿著一支長槍,其實這長槍不同于一般的長槍,只是由于李奇方才在找他心目中的火槍,故此也沒有去注意,以至于弄得氣氛有些尷尬。首先,這長槍至少在三米以上,除此之外,槍頭左右還捆著兩個長竹筒,還有,這長槍得分兩節,大部分是木頭,只有上面套著一根一米來唱的鐵管,而這鐵管最上面可是尖的,有點類似后世的三菱刺。

“這——這就是火——火槍?”

李奇咬著下唇,心里連呼,不是這樣的,一定不是這樣的,火槍不說多了,至少你也得有個扳機吧,你不能拿幾根棍子綁在一起就來忽悠我呀。

對于后世來的李奇,這火槍實在是太坑爹了。

可惜,事實是殘酷的。烏有華肯定的點點頭道:“監事,這就是我們新發明的火槍。”

虞祺將李奇面色有異,心里是萬分忐忑,畢竟這火槍可是他兒子發明的,小心問道:“監事,莫不是有何不妥?”

罷了,罷了,不能打擊了他們積極性,特別是虞允文的,畢竟他年紀小,承受打擊的能力還不夠,別壓壞了。李奇忍著失望,擠出一絲笑容道:“看上去寒磣了一點,不過,關鍵還是得看實用性,先看看效果吧。”

原來你只是對這外觀不滿呀。虞祺長出一口氣。

烏有華立刻道:“列陣。”

列陣?李奇猛吸一口冷氣,一目望去,發現包括他和虞允文在內,也不到二十個人,暗罵,這點人列個毛的陣呀。

咚咚咚!

只見那四名長槍手扛著長槍并排齊步走,后面還跟著四個矮個子的士兵,待他們去到空地中,四人連續幾個轉身,面朝外,圍成一個方形,長槍朝外。

“點火!”

只見那四名矮個子立刻點燃鐵引線,片刻功夫,忽見一條火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那鐵管中竄了出來,奔著兩丈遠就去了,僅僅過了片刻,又聽呼呼倆疾聲,又是兩到火焰噴出,這兩道火焰比前面那一道還要粗,還要猛。

三條火蛇齊頭并進,看上去倒真是嚇人。

看來真是老子理解錯誤了,敢情火槍的意思就是會冒火的長槍啊,還有,這是一錘子買賣呀,有什么用?李奇在軍事上面還停留在未來的那個角度,除非飛機大炮,其余的在他眼中都是no。可他又見虞祺等人都露出興奮之色,轉念一想,我不懂,他們肯定懂,既然他們都覺得這火槍好,那肯定有獨到之處,作為統帥不能傷士氣,不懂也得裝懂。想到此處,他立刻鼓掌叫道:“好好好,這火槍真是厲害,我大宋有此武器,定能所向無敵,哇哈哈。”(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本站)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相鄰小說:道仙凡最強棄少神秘之旅斗羅大陸II絕世唐門逆死傲世九重天圣騎士趙大牛超級兵痞嫡女歸來修世路
高手一期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