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玄幻北宋小廚師章節

第五百九十一章 敲山震虎的必要性

推薦閱讀:鄉村小神醫超級女婿全職法師斗天武神遮天圣墟神藏凌天戰尊大主宰武動乾坤

此話若是換做他人來說,那無疑只是一句大笑話,但是出于蔡京口中,那就是理所當然,畢竟他受到暗殺的次數可比李奇多多了。

李奇苦笑道:“這種肯定,我不要也罷。”

蔡京哈哈一笑,捋了捋胡須,道:“不過依老夫只見,那些刺客來的可謂是恰到好處。”

“不是吧,太師,還來的好?恕在下眼拙,這——還真沒有看出來。”

蔡京笑道:“你可知如今朝野上下是一片寧靜,自從你實行變法以來,這還是頭一次。而且,今早老夫的門檻都被人給踩爛了,你猜他們是為何而來?”

李奇微一沉吟,道:“莫不是擔心我。”

蔡京點點頭道:“不錯。你現在明白了吧。”

李奇笑了笑,道:“太師,若是我想借著事來對付他們,那我昨夜就不會進宮了,我直接就上開封府了。”

蔡京搖頭道:“你是這么想,但是他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如今皇上命你暗查此事,你要查誰都行,他們能不擔心嗎?不過這樣也好,至少目前這段日子,沒人敢阻止你實行變法,那些刺客也算是幫了你的大忙。”

李奇眉頭一皺,沉吟片刻,忽然呵呵道:“我原本還打算此事就這么算了,也沒打算要怎么去追究,可是聽太師所言,我又覺得該查的還是要查,嚇嚇他們也好,免得他們總是欺負我。”

蔡京登時哈哈大笑起來,道:“老夫總是見你欺負人,可還從未見別人欺負過你,你瞧瞧那宋大學士,自從你做官后,整個人都蒼老了不少。”

靠。那是他自找的好不,再說他年歲也不小了。李奇訕訕一笑,沒有答話。

蔡京又道:“不過老夫好奇的是你當時為何會選擇直接進宮稟告皇上,而且還阻止皇上徹查此事?你難道就不憤怒嗎?”

李奇苦笑道:“我當時都嚇壞了,哪里還記得憤怒,其實我也是怕將局勢變得復雜化,到時可能有些人還會利用這件事排除異己,但是罵名恐怕還得我來背,我這不是自找罪受么。”

蔡京點點頭道:“你想的果然周到。不錯,此事若是鬧大了,對你而言是弊大于利。但是你真的不想知道是誰想要你的命嗎?”

李奇不答反問道:“難道太師知道?”

蔡京搖搖頭道:“老夫若知道,方才就說了。不過老夫在來的路上仔細想了想,覺得這事不大可能是朝中之人所為。”

果然是一只老狐貍,這么快想到了。李奇心如明鏡,嘴上卻好奇道:“太師為何這么說?”

蔡京輕吐了一口氣,道:“雖然如今朝中有很多人想阻止你變法,但是以目前的情況來看,事情還未真正的定下來,換而言之,就是還沒有到你死我活的那一步,所以他們決計不會做此等傻事,而有些人雖然與你有芥蒂,但是他們如今恐怕是最不希望你出事的人了。”

李奇自然知道蔡京指的是王黼,問道:“那依太師所言,這事究竟是何人所為?”

蔡京面露擔憂之色,嘆道:“你這次變法極為特殊,因為其中還牽涉到令一個國家,既然我大宋有人反對,那么。”

他說到這里忽然停了下來,雙眼一睜,望向李奇,搖頭道:“不對,不對,你小子應該早就吞噬小說網 tsxsw.com想到了,這恐怕就是你不想將此事鬧大的主要原因。你小子真是太可惡了,連老夫也戲弄。”

操!老子才沒有這么重口味了!李奇一臉茫然道:“太師,你何出此言啊。”

蔡京哼道:“你心里明白。”說著他又揮了揮手,道:“罷了,罷了,老夫今日前來就是——你也知道了,既然皇上讓你查,你查查又何妨,敲山震虎雖然無法根除,但也可以贏得一時平靜。”

李奇訕訕道:“是。我知道了。”

“好了,老夫就先走了。”

送走蔡京后,李奇可不敢再回房了,真受不了那罪,讓人告知白淺諾她們一聲,然后又叫上馬橋,準備去學院。

白淺諾聽后,氣的只跺腳,可是等她追出來,李奇早就溜之大吉了。

路上。

李奇問道:“馬橋,你的酒鬼師父呢?”

“不知道。”

“不知道?”

馬橋點點頭道:“估摸著是躲在哪里喝酒去了,今兒一早,他就從我師妹哪里騙的一貫錢去了,若是他不選擇買天下無雙,明早之前應該見不到人。”

行。且讓他瀟灑幾日。李奇咬著牙笑了笑,道:“那也不用躲著喝吧?”

馬橋哼道:“我今早在院子里找了他一早上,可惜沒有找著,不然我非得報昨夜之仇。”

原來如此,那酒鬼看來以后喝酒都得躲著這廝了,不然這廝恐怕真的會把他師父吊在樹上抽。李奇見馬橋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笑著搖搖頭,忽然又道:“馬橋,如今不同以往了,你還是帶武器在身上,你喜歡用什么武器,就去和牛皋說一聲,讓他幫你弄。”

要是以前,馬橋肯定會拒絕,牛b的人赤手空拳就足夠了,但是經過昨夜后,馬橋縱使想吹,也沒有臉吹了,訕訕道:“是。我知道了。”

二人剛來到城門,迎面行來一熟人,正是那秦檜。

秦檜見到李奇,臉上一喜,跳下驢來,心里道:“下官見過大人。”

李奇嗯了一聲,好奇道:“你這是準備去哪里?”

秦檜拱手道:“下官正準備去看望大人,大人身體無恙,此真乃百姓之福,下官也就放心了。”

好家伙。你丫還真是無孔不入,不過這腦子轉的還真是快。李奇笑道:“邊走邊說吧,別擋著人家行路了。”

“是。”

秦檜趕緊上驢,與李奇并肩而行。

李奇笑道:“你消息倒是挺靈通的,這么快就知道了。”

秦檜道:“下官也只是湊巧得知的,但不知真假,心中十分擔心大人的安危,故此才會急于來找大人。”

李奇呵呵道:“你倒是挺有心的。”

秦檜恭謙一笑,目光閃爍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問道:“如此說來,那些人說的都是真的?”

李奇點了下頭。

秦檜慍道:“這些人真是太膽大妄為了,簡直就是不可饒恕。大人,只要你一聲令下,秦檜愿竭盡全力幫大人查明真兇。”

這人不當奸臣真是浪費人才,一天到晚就想著爭權奪利。李奇一笑,淡淡道:“秦學正,其實幫本官做事,其才能倒只是其次,關鍵是要和本官的想法一致,若非如此,還是不要在一起共事,以免傷了大家的和氣。”

秦檜一愣,臉色略顯惶恐,但隨即一皺眉,拱手道:“縱使惹大人不開心,但是有些話下官還是一定要說。”

李奇瞇了瞇眼,道:“哦?那你且說來聽聽。”

秦檜道:“大人,從剛一開始就是那些人誠心要找咱們的麻煩,咱們一直都是忍著、躲著,但是此事已經涉及到了大人的安全,大人何須還要忍耐?此正是咱們反擊的好機會?若是再繼續姑息他們,無疑是養虎為患呀。”

李奇點點頭道:“你說的的確挺有道理的,但是你要明白咱們的目的是什么,自熙寧變法以后,該在的還是在,這些人殺不盡,趕不絕,一旦咱們卷入了與他們的斗爭中,那咱們就別想干其它的事了,整天想著如何去對付他們就行了,換而言之,這也就是他們贏了。秦學正,我知道你也是為了本官著想,不過凡事都有先后,本官還是希望你能把眼光放長遠一點,又或者站在本官的角度去想想。你是一個聰明人,同樣的錯誤,你應該不會犯兩次。”

秦檜一怔,頷首道:“多謝大人教誨,下官一定謹記于心。”

李奇微微一笑,道:“不過如今對咱們而言,的確是一個好機會,你應該加大宣傳力度,鞏固咱們來之不易的成果,這才是你當下該做的事情。”

秦檜頷首道:“下官知道該怎么做了。”

“那好,你先去忙吧,本官還有些事要處理。”

“下官告辭。”

“慢走。”

待秦檜走后,馬橋靠了過來,好奇道:“大人,我怎地瞧這秦學正挺怕你的。”

李奇一臉風騷道:“本官一身正氣,唯有心里有鬼的才會害怕本官。”

馬橋先是點了下頭,然后一臉迷茫道:“不對呀,昨夜那些刺客好像一點也不怕大人。”

“呃你能不能別提昨晚的事。”

行了約莫半個時辰,二人來到學院,剛進大門,就見趙楷和種師道二人急匆匆的朝著這邊行來。

“李奇?”

趙楷忽然見到李奇,面色一驚,指著李奇道:“咦?你怎地來了?”

李奇訕訕道:“方才我掐指一算,知道二位要去見我,不敢勞二位大駕,于是就自動送上門來了。”

種師道一愣,隨即哈哈大笑起來。

趙楷則是沒好氣道:“看來你小子是一點事也沒有,害的我還白白擔心了一陣子。”

李奇呵呵一笑,道:“殿下,多日不見,你好像粗了許多呀。”

粗?馬橋當場笑噴了。

種師道也是忍俊不禁。

趙楷不爽道:“你這廝究竟會不會說話,真是太沒良心了。”

倒還別說,這趙楷自從棄文從武以后,身材的確是比以前更壯了,棱角分明,眉宇間帶著一股英氣,比以前更具男子氣概,真是帥慘了,難怪李奇要揶揄他兩句,很明顯的嫉妒心理啊。

李奇嘿嘿道:“我這可是發自內心的贊賞,只是文采有限,用詞不當,殿下勿怪,勿怪。”

種師道笑道:“好了,好了,咱們還是找個地方坐下來聊吧。”

李奇點點頭,又朝著馬橋道:“你去找陳東他們,讓他們下課以后,去會議室等我。”

“哦。”

李奇與種師道、趙楷三人去到了他的辦公室,又將事情的經過大致說了一遍,說的很順口,畢竟從昨夜到今天,他已經說了不下于二十遍,比犯人做口供還要累人些。

不等種、趙二人開口,他又老實交代,自己如今對于是何人要害自己是一無所知。

這話都讓李奇一個人說了,種、趙二人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只能說一些沒營養的話,無非就是讓李奇多多注意些。

而后,李奇又詢問了下趙楷這些日子在學院的事情。

趙楷倒只是笑笑沒有說什么,可是種師道卻對趙楷大加贊賞,看得出,他對趙楷這個學生是非常滿意,畢竟趙楷可是第一個皇子狀元,天賦擺在那里。另外,種師道對于岳飛也是贊不絕口,就差沒有夸岳飛能夠上天入地了。但是種師道對岳飛的政治才能、以及人際關系的處理還是頗有微詞,軍事上面,岳飛已經是無可挑剔了,但是只要他們一談到政治上面,岳飛就真是讓人徹底無語了,說的話比陳東還要讓人生氣,有些事情,無論你怎么做思想工作,還就是做不通,種師道曾在這上面可也是吃了不小的虧,所以他對此也表示十分擔憂。

畢竟人無完人,性格決定一切。

李奇只是一笑,并沒有做過多的評價。

等到種師道和趙楷離開以后,李奇就急忙去到了會議室。

“陳東()見過副院長。”

待李奇來到的時候,陳東、歐陽澈以及幾個大宋時代周刊的編輯都已經到了。

李奇進來第一件事,就是用目光在里面搜索,片刻以后,他忽然問道:“封娘子怎么沒有來?”

歐陽澈道:“哦,封娘子今日身體不適,所以沒有來學院。”

他們還都不知道李奇遇襲的事情。

李奇輕嘆一聲,點點頭,壓了壓手,道:“都坐吧。”

眾人坐下以后,李奇道:“各位可知我今日讓大家來是為何事嗎?”

眾人齊齊搖頭。

李奇道:“想必大家都已經聽說了關于國旗的事吧。”

眾人齊齊點頭。

“很好。”

李奇道:“那我就不廢話了,皇上對于國旗一事非常看重,今日我讓你們來,就是想讓你們為國旗造勢。”

“造勢?”

陳東錯愕道。

“不錯。”

李奇從懷里掏出幾張資料來扔在桌子上,道:“這就是關于國旗設計的理念以及其中的寓意,你們拿回去好好看看,三日之后,我會在大宋時代周刊上面開一個關于國旗的專欄,直到升國旗的那天,我要求每天必須都要有一篇解析國旗的文章。我希望你們能各個角度去解析這面國旗,我要讓國旗還未出來之前,就已經在咱京城百姓的心中烙下一個印記。當然,一定要是正面的,最好多寫一些關于領土的重要性和百姓的文章。”(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本站)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相鄰小說:道仙凡最強棄少神秘之旅斗羅大陸II絕世唐門逆死傲世九重天圣騎士趙大牛超級兵痞嫡女歸來修世路
高手一期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