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玄幻北宋小廚師章節

第一百六十一章 危險的女人

推薦閱讀:鄉村小神醫超級女婿全職法師斗天武神遮天圣墟神藏凌天戰尊大主宰武動乾坤

傻了。

全都傻了。

醉仙居里是一片寂靜。

眾人正聽得入神,沒曾想到李奇竟在此時,來了這么一句,個個都感到莫名其妙。

“李——李兄,你這是什么意思?”趙鄆最先反應了過來,詫異道。

李奇歉意的笑道:“今天中午就到這里,晚上再說,大家記得早點來啊!”

高衙內一聽,不得了了,一腳踏在凳子上,怒吼道:“不行,你今日不把這故事說完,你就不準備走。”

“是啊,李大哥,我們正聽得過癮了,你好歹也把這三英戰呂布給說完啊。”洪天九急的都快哭了。

“不錯,你沒什么要緊的事,就再說一段吧。”趙鄆面色不悅道。

眾人也都是紛紛要求李奇再多說一段。

一段?我說完一段,你們就會讓我走嗎?當我白癡啊!

“對不起,各位,小弟還要去太師府跑一趟,幫蔡二爺的少公子,籌備周歲宴的事情,這要是去晚了,小弟可擔待不起。不過大家也請放心,晚上戌時,準時開說,大家可要早點來啊。”李奇拱手道。

眾人一聽,不約而同的嘆了口氣,李奇都把蔡京給搬出來了,他們自然不敢多說甚么。

高衙內更是郁悶不已,給洪天九打了個眼色,小聲道:“小九,要不咱們把李奇給綁回家去?”

“啊?”洪天九張大嘴巴望著高衙內。

趙鄆一聽,苦笑道:“衙內,你休要在這里亂說。”

高衙內嘴一癟,道:“可是這故事真實太好聽了,我不聽完,難受。”

李奇也從樓下走了下來,朝著趙鄆等人拱手道:“趙兄,對不住了,小弟真是有要事在身,不能久陪,還望趙兄多多諒解。”

趙鄆點頭笑道:“你快些去吧,我晚上再來便是。”

“誰知道你這廝是不是故意拿這話來騙我等的。”高衙內沒好氣的看了眼李奇,哼道。

靠!想不到這世上最了解我的人,竟然是他?

李奇心頭猛地一驚,踉蹌的逃出醉仙居。

李奇說三國的原因,其實非常簡單,他就是想盡可能在吃飯的時間內,把客人留在醉仙居,讓蔡敏德的肉少賣些。既然吃飯的時辰已經過了,他當然也該撤了,這故事一下子說完,那也忒不劃算了。

當然,李奇自然不是去太師府,他要去的是封宜奴家里。

他早上已經派人去告訴封宜奴,今日練舞的時辰,改在了下午。

雖然昨日兩人大打出手,鬧的面紅耳赤,但是兩人心里也很清楚,不管怎么樣,這舞還是得跳下去,不然他們倆誰都不會有好果子吃。

李奇為圍繞著醉仙居轉悠的幾圈,然后才朝著東城走去。

可是還沒走兩步,就聽見后面有人在叫他。

“李大哥,李大哥。”

李奇轉頭一看,見是白淺諾,心感好奇,待她走近,忙問道:“七娘,你咋跟來了?”

白淺諾為喘著氣,道:“我是想來跟你商量件事?”

“什么事?”李奇楞道。

白淺諾美眸一轉,微微笑道:“是這樣的,你方才說的那三國演義太有趣了,所以我打算把它寫下來,然后在印成書籍拿去賣。”

對呀。我咋沒有想到這點。

李奇呆住了。

白淺諾見李奇沉默不語,心下不安,忐忑道:“怎么呢?是不是有什么不妥?”

“妥,太妥了。”

李奇微微一怔,點了幾下頭,嘿嘿笑道:“原來七娘你這么會賺錢,干脆你以后養我得了。”

白淺諾臉一紅,白了他一眼,道:“人家跟你說正經的,你怎地又在這里胡說了。”

“正經,正經。”

李奇撓撓頭,訕訕道:“只是這也太辛苦你了,呃,不如這樣吧,你晚上來我房間,我慢慢說,你就慢慢寫,如何?”

白淺諾一心都撲在三國演習上面,所以也沒細想,點頭道:“要不你干脆來我家得了,也好讓我爹爹聽聽。”

李奇聽到前半句,那是心花怒放,可是聽到后半句,臉頓時黑了下來,擠出一絲笑容道:“也好,也好。呃這樣吧,這事等我從太師府回來,咱們再詳細談談。”

“嗯。”

白淺諾點點頭,忽道:“可是去太師府不是那邊走嗎?”說著她手往后面一指道。

“是嗎?哈哈!”

李奇背后冷汗直冒,大笑兩聲,腦袋急轉,忽道:“七娘,你又不是不知道,如今醉仙居四面楚歌,我這是防著有人跟蹤。”

白淺諾稍稍點頭,道:“這倒也是,你須當事事小心。”

“那是,那是。”

李奇點頭稱是。

待與白淺諾分開后,他又瞎轉悠的幾圈,然后才去到封宜奴家里。

這一次,封宜奴并沒有像昨日那樣,大擺陣仗,一樓的客廳里就她和丫鬟柔惜二人。

封宜奴見李奇來了,冷笑道:“想不到你還敢來這里。”

“你以為我想來啊,要不是怕弄砸蔡二爺的周歲宴,打死我也不愿意來。”

李奇毫無素質的直接坐在一張椅子上,打量了一眼封宜奴,見她今日身著一件粉紅色貼身裙子,裙長不過腳踝,將那玲瓏有致的身材突顯的是淋漓盡致,心里暗笑,嘿嘿,知道學乖了。不過這妞的身材倒是真的好。

封宜奴見李奇那肆無忌憚的目光,暗自惱怒,不過李奇這話也正好戳中她的軟肋,她也擔待不起啊,道:“你來也好,不來也罷,若是你再像昨日那般,我定不饒你,即便是得罪蔡二爺,我也在所不惜。”

這話說的鏗鏘有力,但是李奇聽了卻覺得好笑,手一攤,道:“拜托,好像我才是那受欺負的人,被你奪走初吻還不說,你看看我的臉,要不是我反應快,拼命護住臉吞噬小說網 tsxsw.com,我英俊的樣貌早就被你給毀了,可是,你看看我的手。”說著,他把衣袖往上一擼。

但見他雙手臂上滿是傷痕。

封宜奴淡淡瞥了一眼,又想起昨日之事,絕色的臉龐上透出一絲紅暈,其實事后,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何一反常態,跟個潑婦一般,找李奇拼命。輕哼一聲,道:“活該,若你不是事先輕薄于我,我又豈會那般做。”

李奇雙目一翻,道:“那只是一個意外好不,你以為我想啊,真是的,我都還沒有說你輕薄我了,你倒好,還倒打一耙,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你。”

封宜奴聽到這話,氣的黛眉倒豎,怒視著李奇。

“好了,好了,不說這些了。”

李奇見情況不對了,立刻點到為止,正色道:“我如今真的沒有功夫跟你扯這些了,醉仙居現在還有很多事要等著我去處理,我們還是趕緊練舞吧。”

封宜奴也不想跟他廢話,兩人起身來到中間。

李奇擺出一個專業邀請的姿勢。

封宜奴嘴角露出一絲狡黠的笑意,一手放了上去,另一手這是搭在了李奇肩上。

這次,李奇沒有摸錯了,將手輕輕放在封宜奴的腰間,心里沒有一絲雜念,他真的不想再浪費時間,可是,當他的手觸碰到封宜奴腰間的時候,忽然感覺有個硬物,好奇道:“咦?這是什么東西?”

封宜奴給了李奇一個媚眼,嫣然一笑,道:“剪刀。”

“剪刀?”

李奇倒抽一口冷氣,道:“我說封行首,你跳舞還習慣帶剪刀在身上么?”

封宜奴笑道:“這得看跟誰跳了。”

李奇干笑道:“你說的不會是我吧。”

封宜奴眨了下美目,道:“你說呢?”

日。這還真是一個妖精,而且還是一個很危險的妖精。

李奇嘿嘿道:“不知封行首這剪刀的用來做什么的?”

封宜奴咯咯笑道:“李師傅這話問的真有趣,剪刀自然是用來剪東西的。”

“剪東西?”

李奇下意識的向下一瞥,眼露懼色,道:“請問是剪什么東西?”

“這我就不知道了,什么東西讓我不開心,我就剪什么。”封宜奴細眉一揚道。

夠血腥。

李奇哈哈一笑,道:“封行首,這跳舞的時候,帶著剪刀在身上可是很危險的一件事,萬一傷到人了,那可不好了,你還是先把剪刀放下吧。”

封宜奴咯咯笑道:“李師傅莫不是怕了?”

“怕?”

李奇哼了一聲,道:“不瞞你說,我李奇活這么大,還不知道這‘怕’字怎么寫。”說著他又朝著一旁站著的柔惜道:“柔惜妹妹,麻煩你給我拿一把菜刀來。”

“啊?”

柔惜詫異的望著李奇。

封宜奴一愣,好奇道:“你要菜刀做什么?你不會想在這里做菜吧?”

李奇呵呵笑道:“那倒不是,只是我也習慣帶著菜刀跳舞,你知道的,一個廚子要是沒有菜刀在身,那是一件很不習慣的事情。”

封宜奴一聽,登時反應了過來,咯咯笑道:“對不起,我這里連個廚房都沒有,更別提菜刀了。”

也是哦,像她這種超級天皇巨星,整天都有人請客,哪需要自己做飯。

“呃我想先回去拿把菜刀來,封行首應該不會有意見吧。”李奇訕訕道。

封宜奴笑道:“李師傅要做什么,我哪里管得著,只不過,你這一來一回,可得耽誤不少功夫。”

這倒也是。不管了,反正老子今日是來教你跳舞的,你他娘的這也拿剪刀捅我,大不了咱們同歸于盡。

李奇鼓起勇氣,與封宜奴練了起來,但心里還是暗自防備,畢竟這封宜奴太詭詐了,而且喜怒無常,實在是不好對付。

不得不說,這封宜奴的確是有些本事,這華爾茲的前三個拍子,她一下子就記住了,因為她以前就是靠跳舞吃飯的,所以很快就抓到了這華爾茲的要領。

若是僅從神態、舞姿上看,根本就不像一個初學者,就連華爾茲最難的旋轉,她都是一遍通過,姿勢、舞步是又美又準。

李奇見了,都在懷疑這女人是不是以前就練過華爾茲啊!

兩人越練越投入,仿佛前面一切的事都沒有發生過,至于那把剪刀,李奇也早就忘得一干二凈。

不知不覺中,日以偏西。

封宜奴練得是香汗淋漓,李奇也是雙腿放軟,松開手來,坐在椅子上,喝了一杯茶水,揮揮手道:“今天就到這里吧,我得回醉仙居了。”

封宜奴擦了一把汗,疑惑道:“這舞真是你創造的出來的?”

李奇淡淡笑道:“是誰創造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用就行了,你的資質雖然挺一般的,但是還算是比較努力,相信再過上幾天,你就能完全掌握著揩油舞精髓,到時你就可以跟我挑選出來的舞者練習了,也就不用遷就我了,更加不用帶剪刀在身上了。”

這人還真是令人討厭,好好的一句話,從他口中說出,偏偏就讓人好生氣惱。

封宜奴心里暗自氣惱,嘴上卻嬌嗔道:“難道李師傅就這么討厭和奴家一起跳么?”

“沒有啊!但是我只喜歡摟著女人的腰跳,可不喜歡摟著剪刀跳。”李奇說著哈哈一笑,便起身離開。

封宜奴面色一冷,哼道:“無恥小人,我倒要看你能神氣多久。”

相鄰小說:道仙凡最強棄少神秘之旅斗羅大陸II絕世唐門逆死傲世九重天圣騎士趙大牛超級兵痞嫡女歸來修世路
高手一期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