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玄幻北宋小廚師章節

第一百四十二章 徹底決裂

推薦閱讀:鄉村小神醫超級女婿全職法師斗天武神遮天圣墟神藏凌天戰尊大主宰武動乾坤

次日清晨。

李奇伸著懶腰來到前院,今日,他得早點去醉仙居,因為還有很多事等著他安排。

來到前院,忽然見到季紅奴正從對面走來,李奇忙笑著打著招呼道:“紅奴,早啊。”

季紅奴面無表情,向李奇行了一禮,淡淡地喊了一聲“李大哥。”然后便徑直過去了。

怎么回事?這一天沒見,就這么生疏了。

李奇舉著手,一臉尷尬的表情,他真的不知道為什么一向知書達理的季紅奴,今天怎么變得這么冷漠起來。

一愣神間,季紅奴已經消失在了轉角處。

李奇眉頭一抬,心里暗想,算了,女人是有那么幾天。

牽著淡定驢出了秦府,待快來到汴河大街時,忽然迎面來一個熟人,李奇嘴角一揚,看來這老狐貍是一刻也等不了了。

來人正是那黃文業。

“李師傅。”

黃文業來到李奇身前,拱手微笑道。

“哦,原來是黃兄,這可真是巧啊。”

李奇下驢來,回禮笑道。

“文業是特意在這里等李師傅的。”

黃文業說著手向邊上那小腳店一引,道:“李師傅,我家老爺請你到里面一敘。”

李奇裝出一副吃驚的模樣,道:“哦?不知員外找我有何事?”

黃文業淡淡一笑,道:“李師傅進去便知。”

“這里面不會藏著殺手吧?”李奇還是“害怕”道。

黃文業苦笑一聲,道:“豈敢,豈敢。李師傅請。”

“請。”

兩人一同進到店內,但見店里除了角落里坐了一個大胖子以外,再無一人,那胖子便是蔡敏德。

看來這老貨是早有預謀啊。

“員外。”

“李公子。”

兩人相互拱了供手。

蔡敏德邀請李奇坐下后,哈哈笑了兩聲,道:“恭喜李公子獲得這‘第二廚’的稱號,不瞞你說,蔡某在太師府這么久,還是第一見到太師如此重視一個廚子,真是可喜可賀啊。”

“哪里,哪里。”

李奇微微笑道:“那是太師抬舉在下了。”

“對了,聽聞你們醉仙居昨日還搞了個周年回饋?”

李奇點頭道:“不錯。”

蔡敏德呵呵笑道:“李公子果然與眾不同,若是換做其它任何一家酒樓,剛剛贏得蟹黃宴,怎么舍得關門一天,不通宵達旦,就算是不錯了。”

李奇笑道:“這都是夫人安排的,與我無關。”

蔡敏德搖搖頭,道:“李公子,都到這時了,你也用不著隱瞞了。”

李奇心頭一震,這老狐貍不會知道我入股醉仙居的事情了吧。臉上卻還是不露神色,好奇道:“員外此話何意?”

蔡敏德笑道:“那秦夫人豈是會做生意之人,蔡某早就猜到,從臭豆腐到會員卡,以及天下無雙,甚至那三副絕對,都李公子在精心策劃的,秦夫人最多也就是一個幌子罷了,真正出力的,還是李公子你,不過,李公子你為了醉仙居盡心盡力,但那終究是別人的,你難道就真的甘心屈居人下嗎?”

原來這老狐貍還并不是很清楚我的底細。

李奇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氣,笑道:“員外你是知道的,那吳大叔對我有。”

“哎。”

李奇的話還只說到一半,就被蔡敏德給打斷了,“我知道那吳福榮對你有救命之恩,但是蔡某認為,你也救活了醉仙居,這份恩情也應當還清了。”

李奇皺了皺眉頭,他豈能不知蔡敏德的用意,也不想在跟他打這個啞謎,直接道:“員外,大家都是明白人,你有什么話就直說吧。”

“那好,蔡某那直說了。”

蔡敏德一臉正色道:“舊事重提,你我二人合作,在任店街開一家酒樓。”

這個問題,李奇這幾天也一直在考慮,不可否認的是,這個合作方案,對于他個人來說,的確是百利而無一害。不過,蔡敏德之所以要撇開醉仙居和翡翠軒,無非是想將醉仙居吞并,這讓李奇過不了自己這關,但是醉仙居目前的確需要一個盟友。思考一番,道:“員外,我認為還是醉仙居和翡翠軒合作,這樣比較妥當。”

蔡敏德一愣,眼中閃過一抹失望,道:“李公子,你這是再自欺欺人啊,若是翡翠軒和醉仙居合作,那這酒樓可就開不成了。”

的確,若是蔡敏德和李奇兩人合作,那合作方式真是再簡單不過了,但是若是翡翠軒和醉仙居合作,那這里面的利益關系,可就復雜多了,光是由哪一方當決策人,就不好解決,蔡敏德可以放權給李奇,但是他絕不會讓翡翠軒屈居于醉仙居之下。

反之亦然,李奇又豈會讓翡翠軒騎在醉仙居的頭上,若是蔡敏德當上新酒樓的決策人,那他還不想盡辦法,讓醉仙居成為翡翠軒的附屬酒樓。

不管是用什么方式合作,兩方都不會同心合力,這樣又怎么能夠打敗樊樓,這無疑是自取滅亡。

不過,李奇壓根就不想開這個酒樓,他只是需要一個盟友,道:“員外,那樊樓可是咱大宋第一酒樓,你就真的有把握能夠勝過它嗎?”

蔡敏德不屑的笑道:“那樊樓之所以能夠成為咱大宋第一酒樓,無非就是他開的日子長些,我蔡敏德是生不逢時,若是我早生幾十年,那這第一酒樓的稱號也輪不到了樊樓,當初,仁宗皇帝時期,朝廷為了增加酒利,曾在買撲坊,放下年銷五萬斤酒曲,而當時沒有一家酒樓敢與朝廷做這筆生意,這才給樊家撿了個便宜,以導致,后來朝廷直接撥了三千戶腳店供它賣酒,若是我在,豈能讓他得這便宜。”

對于這一點,李奇也略有耳聞,這也是他忌憚樊樓其中的一個原因,好奇道:“既然如此,樊樓就光每日賺的酒錢,就夠咱們受的了,即便你我二人合作,也很難戰勝它。”

蔡敏德搖頭道:“李公子有所不知,這些年來,翡翠軒與樊樓也算是打過幾次交道,若是樊家那老頭子在的話,或許我還會忌憚三分,但是如今那老頭子已經臥病在床多時,生意也交給了他唯一的兒子,我也與這樊少公子也接觸過,這人目光短淺,急功好利,絕不是一個做大事的人,不是蔡某自大,以我的財力,再加上你的能力,不出五年,這樊樓必倒。”

這話,李奇只信了五六分,因為生意場上,是沒有絕對的。淡淡道:“然后了?”

看小說到吞噬 tsxsw.com 蔡敏德一愣,隨即明白過來,道:“李公子,說來說去,你還是在替醉仙居擔憂,我問你,你認為這汴河大街上,能夠同時容下醉仙居和翡翠軒嗎?”

李奇面無表情的說道:“如此說來,員外還是不肯放過醉仙居。”

蔡敏德瞇了瞇眼,道:“李公子,這事就得看你如何去看了。”

“李奇還望員外能夠指點一二。”

蔡敏德道:“很簡單,將醉仙居移到東城任店街。”

李奇眉頭一皺,道:“員外的意思,先讓醉仙居關門,然后將人全部調往咱們倆新開的酒樓,拋棄秦家,我從廚師變為東主。”

“不僅如此,翡翠軒也得關門。”蔡敏德淡淡道。

李奇長眉一揚,道:“員外的意思是?”

蔡敏德笑道:“只要咱們新開的酒樓,在東城站穩腳后,翡翠軒和醉仙居,都將成為咱們新開酒樓的分店,也是咱們最堅實的后盾。”

他這話的意思,很明顯沒有把秦家放在眼里,他相信,只要李奇一走,醉仙居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李奇自然知道他的意思,淡淡道:“若是這樣,那咱們可就沒有退路了,若是輸了,那可就什么都完了。”既然要與樊樓斗,那所需的資金可就不是一筆小數目,肯定得把醉仙居和翡翠軒也給壓上去。

蔡敏德哈哈一笑,豪氣道:“做生意不就是這么回事么,若是跟楊樓那張老頭一般,窩在北城,連門都不敢出,那這做生意還有甚樂趣,況且我們根本不可能會輸。”

李奇一愣,呵呵笑道:“如此說來,員外的目標似乎不只是樊樓這么簡單。”

蔡敏德點頭道:“不錯,我的目標就是讓整個汴梁城只有一家正店。我如今不缺銀子,缺的就是像李公子這樣的人才,李公子既然能把已經關門的醉仙居救活,我相信公子也一定也能將咱們的酒樓做的遍及全國,況且這一次咱們有足夠的本錢。”

沒想到這老狐貍的胃口這么大,他娘的竟然想壟斷整個汴梁城的酒樓行業,難怪他死都不愿意和醉仙居合作,原來還有這一層意思在里面。

李奇心里暗自驚訝,他還是低估了蔡敏德。道:“那員外有沒有想過,若是真有那天,那你我二人。”

蔡敏德打斷了李奇的話,“這一點公子無須擔心,到那時,咱們有用不盡的錢財,又何必分彼此了,而且蔡某年紀也不小了,到時一切還不是全由公子做主。”

看來這老狐貍追求的不僅僅是錢財這么簡單,他更多的是追求的這過程而已。

李奇最討厭遇到這種敵人了,因為你一旦成為他的敵人,他將會不惜一切去攻擊你。頭疼的厲害呀,手指不斷的敲打著桌面,瞇著眼沉思起來。

蔡敏德也沒有打擾他,靜靜的喝著已經冷卻的茶。

半響過后,李奇忽道:“若是我不答應了?”

蔡敏德手一抖,茶杯的里的水濺出以少許來,嘆道:“那蔡某真是很失望,不過,蔡某實在想不出公子有什么理由拒絕。”

李奇笑道:“很簡單,因為我對這沒興趣,或者這樣說,我不打算耗費這么多精力在這上面,我覺得人生還有許多事可以做,比如做個閑云野鶴也挺不錯的,但是一旦進入了這個游戲,那我這輩子恐怕就全交代在這里了,而且,我也不想背叛秦夫人,這沒有理由,只是原則問題罷了。”

蔡敏德長嘆一聲,道:“如此說來,蔡某與公子只能成為了敵人了。”

李奇呵呵笑道:“或許翡翠軒搬到東城去,那我們還可以做做朋友。”

蔡敏德一愣,哈哈大笑起來,他知道這可能是李奇跟他說過最真的一句話。道:“這樣也好,能遇到像李公子這樣的對手,蔡某此生無憾矣。”

“李奇也是這樣想的。”

李奇說完便站起身來,道:“員外,李奇得回店里干活了,就此告辭。”

蔡敏德起身拱手道:“公子請。”

待李奇走后,蔡敏德又是一聲長嘆,拍拍了黃文業的肩膀,道:“文業,你暫時也就先別回金陵了。”

黃文業皺眉道:“老爺的意思是?”

“若是身邊這只猛虎都沒有解決,我又怎能去與那樊樓斗。”蔡敏德哈哈一笑,然后甩開大步朝著外面走去。

相鄰小說:道仙凡最強棄少神秘之旅斗羅大陸II絕世唐門逆死傲世九重天圣騎士趙大牛超級兵痞嫡女歸來修世路
高手一期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