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玄幻北宋小廚師章節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不熟不吃

推薦閱讀:鄉村小神醫超級女婿全職法師斗天武神遮天圣墟神藏凌天戰尊大主宰武動乾坤

升龍府。頂點小說www。23us。com

“此人真是狼子野心,竟然妄圖吞并我交趾,這真是癡心妄想,宋賊若想要進城,除非從老夫身上踏過去。”

劉慶覃從宋營回來后,就將談判的過程跟張伯玉他們說了一邊。那邊李全圣一聽,不禁勃然大怒。

張伯玉、楊英珥卻是沉吟不語。

就連劉慶覃也沒有做聲,任由李全圣一人在那里破口大罵。

李全圣罵了好一會兒,忽然發現其余三人都默不做聲,不禁愣了愣,問道:“你們為何都不說話?”

張伯玉輕嘆一聲,道:“老將軍,你先坐下消消氣,就算你在這里罵上七天七夜,宋軍還是會在那里,我們現在應該想辦法解決問題,而非浪費力氣。”

李全圣道:“這還有什么想的,唯有拼死一戰。”

張伯玉沒有理會李全圣,而是朝著劉慶覃道:“真的就沒有回旋的余地了嗎?”

劉慶覃是搖頭直嘆氣,道:“我看是沒有了,其實從宋軍這一次出征的動機和他們在進軍過程中做的種種來看,他們明顯就是沖著我們升龍府來的。”

楊英珥道:“我們能否先拖住宋軍,然后從南方調兵來此?”

www.ckyfeg.live吞噬小說網 張伯玉不禁瞥了眼李全圣。

李全圣干咳一聲,道:“這遠水救不了近火。”

楊英珥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哼道:“是啊!我差點都忘記了,當初是老將軍說宋軍一定過不了富良江,南邊的士兵還得防守占城國,這下好了,遠水救不了近火。”

劉慶覃嘆了口氣,道:“其實就算南邊的士兵能趕來又能如何,起初我們的兵力一直都是處于優勢,但每一次交戰都是一敗涂地。而且還是慘敗收場,就算調南邊士兵來此,宋軍也一定會在半道堵截,到時只是再送一些俘虜和人頭給宋軍罷了。”

張伯玉點頭道:“慶覃說的是,這是行不通的。”

楊英珥道:“那現在該怎么辦?”

張伯玉面露難色,道:“要是皇上還在就好了,如今群龍無首,所有的情況都對我們極為不利。”說著他朝著李全圣問道:“老將軍,事到如今,這里也沒有外人。你就實話跟我說,如果一戰,你到底有多少把握?”

李全圣搖搖頭道:“不瞞幾位,老夫并沒有什么把握,但是老夫愿與升龍府共存亡,我國雖然不大,但也有數百萬人,只要我們同仇敵愾,遲早有一日。定能將宋賊趕出去。”

其實這時候李全圣可以說一些鼓舞士氣的話,就跟歷史上李綱保衛汴梁一樣,但是如今交趾的情況,跟歷史上金軍首次南下的情況完全不一樣。

大宋人口眾多。且土地遼闊,補給是連綿不斷的,光汴梁城里面就有數十萬人,金軍才區區六萬。要不是宋朝統治者昏庸無能,根本就很難攻破。

但是現在的情況,首先。升龍城可沒有汴梁城那么好防守。

其次,交趾的人口稀少,又不是集中在一起的,分散在各地,不好組織起來救援。

最后,整個國家的軍隊都打的差不多了,就剩下南方一支援軍了。

李全圣就算是想說一句振奮士氣的話,他也找不到一個合適的理由來。

張伯玉道:“那老將軍的意思是,這升龍府遲早也會被宋軍攻破,只不過我們應該先讓全城百姓用鮮血將整座城池染紅,以此來迎接宋軍進城。”

李全圣眉頭一皺,道:“太師你此話何意,這為國捐軀,難道不是為人臣子的本分嗎?”

張伯玉道:“我一死何足掛惜,但是城中百姓是無辜的啊。”

楊英珥道:“世上之事終有報,當初保國公的祖父屠殺宋人十萬,如今是報應來了。”

李全圣站起來怒喝道:“楊英珥,你夠了,你處處針對我,無非就是記恨當年我祖父在皇上面前彈劾你祖父一事,如今大難臨頭,老夫不想與你爭吵,可是你也別咄咄逼人。”

楊英珥可也是一個硬骨頭,起身爭辯道:“難道我說錯了嗎?要不是你祖父挑起那一場戰爭,宋軍又怎會三番兩次對我交趾出兵。”

李全圣道:“當時的情況,宋國很明顯是想對我交趾用武,我祖父和皇上不過是先發制人,至于那一場屠殺,乃士兵們為發泄心中憤怒而造成的,又豈非我祖父能夠控制的。”

“是嗎?當時宋國正忙著對付西夏、遼國,怎有空來這荒涼之地,分明就是你祖父想升官進爵,鞏固地位,故此才挑起那一場戰爭,有道是莫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夠了。”

張伯玉站了起來,道:“你們兩個吵夠了沒有,如今都什么時候了,你們還有心情將那些陳年舊賬翻出來,要是再讓我聽到你們爭吵,休怪我翻臉不認人,都給我坐下。”

李全圣、楊英珥同時哼了一聲,但還是依言坐下。

張伯玉又朝著劉慶覃道:“慶覃,你怎么看?”

劉慶覃沉吟半響,道:“如今這升龍府是怎么也守不住了,我們只有投降這一條路了。”

“劉慶覃,你這賣國求榮的小人,算老夫看錯你了。”

李全圣一聽,登時破口大罵道。

劉慶覃如今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不禁惱怒道:“你以為我想這么做么?我在宋營都恨不得給那什么金刀廚王跪下,乞求他們退兵,我劉慶覃活了幾十年,今日什么臉都給丟盡了,我當時都想一死了之,可是我還得顧全大局。

哪怕是有一線希望,我都會堅定不移的站在老將軍一邊,可問題是我們根本就是毫無勝算,就算老將軍你不顧忌全城的百姓,那你也得顧忌下皇室吧,若是我們完全抵抗,他日宋軍以一入城,皇室可能會遭受滅頂之災,到那時我交趾就算是徹底完了。更無東山再起之日。”

李全圣登時愣住了,他不得不顧忌王室,要是皇室子孫全部被殺了,這江山想不改姓都難啊!

張伯玉卻道:“東山再起?你這話又是什么意思?”

劉慶覃道:“三位,這南邊都乃荒涼之地,宋軍從北邊來,不可能總是駐扎于此的,而且這里離汴梁相隔十萬八千里,且不說他們調派大軍來這一趟都非常不容易,哪怕是宋朝廷能否真正的管制這里。都還猶未可知,那山高皇帝遠不正是這個意思么,我們何不故作委曲求全,向宋軍投降,等到宋軍退走之后,我們再根據情況從長計議。”

張伯玉連連點頭道:“此計可行。”

楊英珥也是稍稍點頭。

李全圣卻道:“你說的倒是輕巧,一旦我們投降,誰能保證宋軍不會對皇室動手。”

劉慶覃道:“正如那金刀廚王所言,他們犯不著動手。如果我們都投降了,他還大開殺戒,這若傳出去,對他們大宋可也不是一件好事。其實他們完全可以將皇室的人全部遷往汴梁,這才是最穩妥的方法,他們一定會這么做的,但是如果我們頑強抵抗。這或許還會給他們一個大開殺戒的理由。”

李全圣道:“如果皇室的人全部遷移走了,那還談甚么東山再起。”

劉慶覃道:“宋軍對我們皇室有多少了解,難道我們就不會從中動動手腳嗎。我聽說二王子和四王子最近都喜得貴子,我們何不從民間弄兩個嬰兒來,保留皇室血脈于此,等到時機一到,我們立刻擁護他們為我們交趾新的國君。”

李全圣兀自搖頭道:“我還是認為不妥,敵人究竟是如何打算的,我們根本無從知曉,而且敵人的話又怎能輕信。”

但是語氣卻沒有方才那么強硬。

張伯玉道:“這樣吧,我再去后宮與太后商量下,具體該怎么辦,還是由太后決定。”

.......

三日過后。

升龍府內兀自沒有消息傳來,但是在第三日的半夜,宋軍營地突然來了一個神秘人。

“咚咚咚!”

“咚咚咚!”

“e,陳大娘,算我求你好不,這大晚上的,除非天下落金子了,否則別來吵我睡覺。”

最恨睡覺被人打擾的李奇習慣性的將頭鉆到了枕頭底下。

陳大娘?門外面的馬橋抓了抓頭,喊道:“步帥,步帥,你是不是在做夢呀,陳大娘可沒有來。”

對哦,這里可是軍營啊!李奇渾身一個激靈,趕緊從床上跳了下來,又急急忙忙的將門打開來,“是不是那邊來人了。”

馬橋難得帶一絲佩服的語氣道:“步帥你真是神機妙算,那邊果然派人來。”

李奇呵呵道:“不是我神機妙算,只是每個人都怕死。”

馬橋傲然道:“我可不怕,為了我師妹,這一條性命何足掛齒。”

“呃...我知道,你是高手嗎,哦,還是一個癡情高手。”

李奇一翻白眼,道:“讓他等一會,我穿好衣服就過去。”

李奇在帳內稍稍整理一下,作為一個國家的代表,這儀容儀表還是要顧及一下的,要是哪個國家的外交史跟酒鬼一樣,估計那個國家也就是那樣。

“在下高杰見過大宋樞密使。”

李奇剛一入帳,一人就快步迎上前來行禮,還把他給嚇了一跳,這一看來人是高杰,暗笑,原來是老熟人啊,很好,很好,看來高氏并不知道咱商界有一句經典名言,喚作不熟不吃。故作驚喜道:“哎呦,這不是高老弟么,稀客,真是稀客呀。”

高老弟?高杰聽得有些汗顏,他明明比李奇大,不管是“賬面”上,還是真實年紀,但是沒有辦法,這年頭是靠實力論資排輩的。

“坐坐坐,快坐,還站著作甚。馬橋,你弄點酒菜來,我要和高老弟秉燭夜談。”

還未等高杰反應過來,李奇就拉著高杰的挨著坐下,立刻倒苦水道:“高老弟,你是不知道,自從來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我都快悶死了,整天對著一堆粗手粗腳,胸無半點墨的武夫,哎呦,那真是痛不欲生呀,能在這里見到高老弟,真是太好了,終于有一個能說得上話的人了,別的先不說了,咱們今日一定要談一個通宵。”

高杰面對李奇的熱情倒是有些受寵若驚,其實他與李奇也就是一面之緣,還沒有好到這種程度,這遠超出他的預計,他當然樂于見到,呵呵道:“就怕我這不束之客打擾到了燕云王。”

李奇大咧咧道:“怎么會呢?只要不談公事,哪怕你一句話不說,我都非常滿足了,我現在就想找一個能說的上話的人。”

“撲通?”

“咦?高老弟,你怎么坐到地上去呢?”(未完待續。。)

相鄰小說:道仙凡最強棄少神秘之旅斗羅大陸II絕世唐門逆死傲世九重天圣騎士趙大牛超級兵痞嫡女歸來修世路
高手一期快三计划